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艺术家专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 > 艺术家专访 > 正文

冯占奎 走向内心比走向世界重要

2013年08月1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杂志社

 

文_冯欢 图_受访者提供

1984年,身在巴黎的吴冠中以诗一般的笔触描绘了他对艺术的特殊情感,“艺术工作者的生涯像一支火把,照亮了别人,毁灭了自己,正如罗曼?罗兰所说:扩大自己痛苦来制造人间安慰的,是真正的艺术家的心肠。”冯占奎常常会回想到那一年,刚刚而立的他埋头于山东菏泽市工艺品进出口公司日常琐碎的美术工作,似乎与之正好相反:自己快要毁灭,没见着照亮别人。

那些过往的痛楚,与多数五十年代生人类似:该长身体时,遇到三年自然灾害,饿肚子穿不暖;该学知识的年龄,大串联打派战,停课闹革命;等到该立业时又处处讲学历,历尽艰辛饱受磨炼。彻底让他“毁灭”的,是几年前在部队的一次军事大演习中负伤,被炮弹震聋了耳朵。

因听力受损,只能拿起笔跟自己对话。业余习国画多年,白天连着晚上疯狂画,越画越不满意。

赤足的“大花鸟”

第二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高冠华来到菏泽牡丹园写生。高冠华以前也来过几次,接待单位姓冯的小伙子的灵气和执着,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冯占奎正式磕头拜师,走向从艺之路。“老师的敬业精神和执艺精神至今鞭策着我。”1990年,冯占奎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深造。在美院脱产学习两年,吃了“百家饭”,就像入水的海绵一样,拼命吸收,这才“真正上道了”。

执着于花鸟画,和师承有关,更因花鸟的亲近自然。冯家的阳台,也是林林总总、生机盎然。哪怕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作花的植物,他依旧情有独钟。他说,乾隆爷有两句诗很妙,“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有人评价冯占奎的画,有“故乡山东齐鲁之风孕育的淳厚古风”和“齐鲁男子豪爽直率的秉性”。身为山东梁山县人,冯占奎自称一百零九将,“豪爽是骨子里带来的”。所以,多数画家将花比做女人,着力描绘其柔美的一面;而他却把花儿放大,从婉约的“花间派”里把她们解放出来,让她们赤着天足、行步如风,以展现其自然之美。

他用笔纵放雄浑、直抒胸臆,构图多取近景,突出特写镜头,用墨凝重,用色强烈。眼前的几幅画,若隐若现地生出淡淡的沁香,碧荷冷雨、竹林清风弥漫在水墨的丹青里。有的洒脱不羁,莲叶寥寥几笔即成,尽显写意;有的圣洁清雅,修竹中透出禅意浓浓,在大笔触写意的映衬下,竟似有了生命一般。

很南北,也很东西

同样是情感表达,东西方风格迥异。西方的情感表达多是狂热的,宣泄的,而东方则更多为含蓄内敛的,体现在画面的审美自然不同。冯占奎坚定地认为,全世界最好的画是中国的水墨画。“中国画是有诗意的,那种含蓄和古朴,特殊材料和表现形式、技法是西方画无法相比的。”

有人认为,画花鸟没什么出息。冯占奎却凭借“纯花鸟”风格打开了自己的一方天地,并且几十年如一日。熬夜画画,废寝忘食,饭菜凉了热,热了又凉。尽管已近甲子之年,体力和精力却不减壮年。有时,人还黏在床上,闪过一个念头,一骨碌起身,拉着老伴流连于近郊远乡,碰到有意思的小景,就赶紧用相机拍下来。“古人长年隐居山中,将自己融入自然,慢慢体味。现在隐居不太现实,可亲临自然去感受必不可少。”

高冠华作为当代国画大师潘天寿的弟子,在画风上重色彩,冯占奎也深受影响。传统画给人的视觉感受比较暗淡,加入油画色彩的多样性,视觉更有冲击力。“中西结合也好,探索也好,包括借鉴现代构图,其实都是一种感觉,就是要让人觉得好看,还要耐看。”

移居广东十几年,冯占奎也受到南方艺术风格影响,但在画中还时时流露出思乡之情。他的《鸭戏烟柳水知春》就是根据自己童年在鲁西南的生活场景而创作的,画中寄托着他对故乡的留恋与思念。

“随着世界文化的交流,必然会出现同一种艺术语言,但艺术个性不会泯灭。随人俯仰,一人调众口,久而久之会沦为众人口味的奴仆。”而对于传统画与现实生活的距离感的问题,他很乐观。“走进他们的心灵,就没有所谓的距离,传统的水墨画正是符号化的一个生活时代的产物,在提倡环境意识,传统人文理想道德观的当下,是一剂良药。”

1992年,冯占奎在家乡菏泽举办了个人的第一次画展。自此,先后在山东、北京、美国、韩国、深圳等地举办过十余次画展和联展。他的画入选过国内外各级展览,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军事博物馆、中意友协、韩国国会等多家收藏。

 

人格高,画格才高

1997年,为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冯占奎夫妻俩抛家舍业来到深圳。说好是作为高级人才引进,到了深圳,当时连个接收单位也没有。女儿刚上大学,家中老人还需赡养,无奈之下,俩人只好在深圳市福田区雅兰艺术专业市场租了一间工作室,经营字画。人生地不熟,前两个月几乎无人光顾,八千多元存款折腾下来,只剩57元。夫人孔莹至今还对第一个顾客记忆犹新。那人是美国华商协会会长李铁成先生,看到老冯的作品赞不绝口,当时就爽快地给出1000美元。她没敢接,一来没想能卖出这价钱,二是没见过美元,不敢收。最后踏踏实实以6000元人民币成交。

许多知名画家都是半个社会活动家,或者自己出来吆喝卖画。冯占奎始终与这个江湖若即若离,他执拗地觉得,“搞艺术的沒必要急于让权威肯定,让同行承认,真正的杰作有时会产生在独特的持有偏见的自信中。”他用自己作品的实力在画界占有一席之地。2000年在朋友的帮助下,成立了自己的艺术公司。

他积攒了一些积蓄就开始为下一次画展策划和准备,直至现在,冯占奎的家也就一室一厅,不到50平方米。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只有书和画。他热爱历史和各种文化知识。“创作到一定程度时,在文化上要有归属,要将‘精神’融入其中,丰富作品内涵。”他也没有专门的画室,大画案安置在小区公共阅览室里。

艺术创作是一种包孕新生的痛苦,朝学执笔,暮已大师古来鲜有,冯占奎取“苦墨”笔名有此意,还有一层意思,是崇尚李苦禅大师的画品、学品、人品,且他是山东人。李苦禅年轻时拉过洋车,每天熬一锅粥,粥凉后划成三份,每顿吃一份,艰苦完成北平艺专的学业。后来,1937年北平沦陷,日伪政府让他在伪“新民会”任职,遭到拒绝。1939年,他们又以“勾结八路军”的罪名把苦禅先生关入日本宪兵司令部监狱,施以酷刑28天,最后不得不放人了事。“先有人格,而后才有画格”,苦禅先生的人格教育对冯占奎影响很深。他把全部精力倾注在创作中,除去画展,抛头露脸多因残疾人文化事业,不管在山东还是迁居广东,他还有一份“工作”,就是义务辅导、指导残疾人学习美术创作。

一路走来,就是爱画画,很单纯。由喜爱、玩的意味,到渐渐受到他人肯定和关注,有了自信和更高的艺术理想。冯占奎的内心一直很宁静,他希望自己走得更远。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