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艺术家专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 艺术家专访 > 正文

董丽娜 用声音化作一段传奇

2013年08月1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杂志社

 

 

 

文 摄影_白帆

作者简介 董丽娜

27岁,大连人,播音主持人,现供职于京城某家公益组织的语音信息平台,负责多档语音节目的录制。

第一次和董丽娜的交谈是在电话中,字正腔圆的醇厚感,略带着老练的成熟声线,让笔者产生犹如触电般的感觉。

董丽娜,一位把播音当做毕生事业的27岁盲人姑娘,正在用自己的一次次努力赢得一场社会对于残疾人应试歧视的“战争”。

不夸张地说,她就是战场上第一个冲向雷阵的勇士。

用手劳动到用声动人

时间回溯到2006年,那时的董丽娜在大连市一家盲人按摩医院做按摩师。偶然的一次上网,让她得知北京的某家民间组织正和北京广播电台合办一个播音培训班的消息。这让董丽娜兴奋不已,“播音?这是我一直感兴趣的东西啊。”没怎么多想,这个80后女孩立马下了决心,来北京学习。

到了培训现场,董丽娜才知道,参加培训的六、七十人,只有她一个盲人,和其他人相比,她要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但她对这一切似乎并不在意。“播音是口耳之学,别人可以看着文字念,我就把稿子先抄成盲文,再一边摸一边读。”10天匆匆而过,培训就结束了,但也正是这扎实的十天勤恳练习,终于让董丽娜体会到了“播音员”的魅力所在。“播音不是展现你的声音,而是能更多表达所要承载的内容。”

董丽娜天生的音色,决定了她在这条路上可以走得更扎实。也正是因为出色的表现,让她有机会留在这家机构工作,并开始承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外包节目,董丽娜的声音终于走进了寻常百姓家。

接下来一年,让这个盲人播音员越来越有感觉。主持、播报、纪录片配音……让她忙得不亦乐乎。在2007年央视《点亮星空》栏目中,更是和欧阳夏丹共同主持了助残晚会。此外,还顺利考下了普通话一级甲等证书……

然而,前行中,董丽娜从未间断过对未来的思考:如何找寻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如何才能在专业领域走得更远?于是2008年年底,董丽娜有了自己的选择,她辞职了。

从终点又回到起点

董丽娜最不习惯的,就是别人对她的异色眼光。“被贴标签?视障人士不只能做按摩师和调音师。”2008年年底,董丽娜只身去了深圳,为了谋求进一步的发展。当时香港的一家网络电台希望在大陆找一个专业的主持人和播音员。这似乎让一直以来想走进主流媒体、成为专职播音员的董丽娜找到了一条捷径。更重要的是,不是以一个盲人工作者的身份,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作者。尽管只少了两个字,但对于视障人群来说,这代表着尊重。

很可惜的是,这一趟冒险之旅并不顺利。“港台的形式在我看来不太专业,更娱乐化、随意,鼓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稍微专业点,会被批评太刻意。”董丽娜自嘲不会装“清新小女声”,这种差异让她哭笑不得。

无奈之余,董丽娜在一年之后选择回到北京——照她自己的话说,在这个充满归属感的地方,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播音生涯。这次她进入了一家专门服务于弱势群体的语音信息平台,专门负责资讯播报、推荐新书和一档互动猜谜闯关节目,如今已经积攒了数千名听众。看着丽娜面对关掉屏幕的电脑,双手灵活地在键盘上敲击,举重若轻地操纵录音棚里的各种控制按钮,一连串的表现让负责人赞许不已。

2010年9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的全国“夏青杯”朗诵大赛,董丽娜马上就报名参加了。“一是全国性比赛,能碰到更多的优秀选手;二是中央台主办,肯定正规,冲这两点我也要去。”董丽娜当时心里也是兴奋中带着坦然,凭着自己的水平,名次就不想了吧!

也许正是这种放松的心态让她的发挥更加游刃有余,“我很珍惜和其他高手比赛的机会”。等到一路从北京赛区中杀到最后总决赛,“我才开始有点没底气了,心里开始惦记名次、好成绩之类的,有点担心。”不过好在北京赛区的老师们都对她关爱有加,给她很多辅导和建设性的意见,让她一下开窍了,“眼前一亮,原来语言可以这么有魅力,能承载这么多东西,这更加深了我对它的热爱。”

董丽娜最终获得了全国二等奖,一万多名选手中她名列第四。在场的评委非常感动,联名推荐她免费就读中国传媒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的播音主持专业。

董丽娜不是一个安于现状、停滞不前的人,她的下一步又要怎么走呢?

政策因我而改,为后人铺路

“我是个理性的人,做事不喜欢凭一时的冲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丽娜终于圆了自己求学的梦想,在名师的指导下进步神速。但仍旧有个困扰她的问题:学上完了,为什么我不能参加考试?

北京教育考试院给出答案很简单:没有先例。正是这句话让她很不服气,“盲人出行可能会困难,这是明眼人所能知晓的;但对于一个盲人来说,最大的障碍来自于发展上的界限,就是择业、求学上限制太多。”她马上就开始给相关部门写信,想要一个说法。

通过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协调沟通,去年10月26日,北京教育考试院相关负责人找到了董丽娜,就参加自考事宜进行了恳谈。交流过程中,该负责人被她自强不息的精神所感动,最终北京教育考试院决定:以后所有视障人士可以报名参加在北京地区举行的自学考试,并会采用人工朗读试题和读屏软件等手段,为考试提供便利条件。

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了障碍,但其实只是突破了第一层界限。现在,只有通过一共12门的考试,才能拿到文凭证书,董丽娜只考了一门,此外必须一门一门的敲定考试形式和方法,还得防止考题外泄(要提前抄成盲文),这对于主考部门还是她自己都是一种考验。

尤其是有一门科目至今还没有落实办法——影视配音艺术,因为要看着纪录片画面配音,“就是扣除起点分也行啊……”
毋庸置疑的是,董丽娜走的每一步,都会给后面的求学者留下可操作的范例和样本。

下一个花腔女高音?

每天6点下班,董丽娜都要花上一个小时时间乘地铁,才能回到位于鼓楼附近的“家中”——一所简单的平房里。晚饭就是用微波炉简单热一下的速食食品。单位一直希望她能再找个条件稍好、离单位近一点的地方,“但对于一个盲人来说,适应环境的时间很长,搬一次家会有很多不适应。”单位负责人也在为这个问题犹豫。董丽娜自己反倒不以为然,“除了地铁有点挤。其他还好。”

在私人时间,她喜欢高雅艺术,“爱听古典音乐,西洋歌剧,在票价不贵的时候,可以去现场欣赏一下。”这也和她做节目的标准相符合:往往涉及的知识面很宽。

因为声音资质好,当笔者问她唱歌如何时,她的回答更是让人惊奇,“我想学唱花腔女高音呢!”

“希望社会可以把我们当做一个普通工作者,这就是最大的成功。”在录音棚中端坐的董丽娜,显现出别样的动人美丽。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