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展区

艺术家专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残疾人艺术馆在线 > 艺术家专访 > 正文

姜学君 用笔墨书写心境

2013年08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杂志社

 


姜学君 

作者简介  姜学君

1971年出生,洛阳伊川人。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爱心书画院副院长、洛阳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现任洛阳阿拉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文 摄影_侯超韡

一场杂沓而至的大雪将河南洛阳染成了灰色,往来的车辆将路面碾出了一道道泥泞的车辙。

洛阳菜市场里,姜学君一晃一晃地走进一家宾馆,想讨杯热水暖暖身子。显然残疾的右腿和羽绒已经外露的大衣没能给人留下好印象。柜台里面的人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姜学君又一晃一晃地从宾馆里走了出来。
粗细两把刻刀和五六块石头摆在桌上,一块硬纸牌挂在摊位顶上的横柱上,上面写着两个字:刻章。这就是他“吃饭”的全部家伙。

一阵冷风吹过,姜学君把头往大衣里又缩了一缩,从兜里掏出一摞零钱,这是一天的“收成”,“十、十二、二十……”,小声默数着,“九十块钱”,姜学君深深地吐了一口气,那气瞬间成了一团白雾,散了。打工的头一天就这样结束了,那是1993年,他22岁。

一个“永”字练了十年

提笔蘸墨,青春已过。用时间制成的浓墨浸染着人生的画卷,一些逝去的岁月被遗忘。

1971年秋天,姜学君出生在洛阳伊川鸣皋一个普通家庭。一岁半那年因小儿麻痹落下右腿残疾。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发现同伴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他意识到自己与别人不同,逐渐变得寡言而敏感,受了委屈,总是默默忍受。

姜学君喜欢独处,但并不孤僻。没人跟他玩时,就到村口的石碑待着。祖父姜幼斌是当时著名的书法家,曾担任过冯玉祥的秘书,每逢大年三十,祖父都要给全村人写对联,娟秀的字体得到众人的赞许,于是全村人就为祖父立了这块石碑。每每看到刻在石碑上的字,姜学君总是被深深地吸引;每每听到父亲讲起爷爷的往事,他就兴奋不已,耳濡目染之下,他七岁时开始习字。

父亲也颇爱书法,深知临摹书法名家作品的重要,便开始要求姜学君临摹王羲之、柳公权的作品,每天临摹100个字,并且每练一个字要字透纸背,一个字下来最短也要几分钟。开始练时,姜学君图个新鲜,磨墨、蘸墨是他最爱干的,有时一个字还没写完,脸、手都弄花了,可几个月过去了,每天枯燥乏味的临摹让姜学君失了耐性,开始学着偷懒,常常趁父亲不在身旁,潦草地完成任务。

父亲很快发现了他的变化。一天,姜学君又在硬着头皮临摹着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被父亲看到了,本以为父亲又要对自己说教一番,姜学君便低着头继续写着,父亲竟然叫他停了下来要给他讲一个字,姜学君既兴奋又好奇,问道:“什么字?”“‘永’字”,父亲将王羲之在天台上遇仙人,获取“永”字笔诀的传说讲给了他听。

受到故事的影响,姜学君照着字帖上的“永”字临摹,心一下就沉了下来,一笔一画地练,写完一遍又写了一遍,不知不觉他竟然把这个字写了几十遍,他对父亲曾说过,越多写越觉得“永”字每一笔画都像一幅画,挺神奇的。

尽管随着年龄、学识的增长,姜学君每天还会临摹其他书法大家的字帖,但他习惯了每次练习前把“永”字写上几遍作为自己的热身,悄然间便坚持了十年。

临帖是最好的放松

小荷才露尖尖角,已有蜻蜓立上头。凭借刻苦的临摹和异禀的天赋,年少的姜学军在书法圈里很快崭露头角。在书法比赛中屡获冠军。15岁才初中三年级的姜学军就成为了中华书法协会最年轻会员,后来又随篆刻名家学艺。

那时,很多人认为姜学君从此要围着笔墨过日子,但他却作出了惊人之举。

1991年,20岁的姜学君和同村的伙伴来到沈阳,开始了创业之路。“我不能让父母养活我一辈子,我要创造自己的事业。”他说。

创业是艰难的,也是要“交学费”的。1993年刚到洛阳,姜学君举目无亲,只能靠一张小桌和几把刻刀,在街边摆摊刻章,靠微薄的收入维持生计。

1997年3月,姜学君和堂弟不顾路途遥远,天气寒冷,到新疆收购黄豆。由于缺乏经验,收来的黄豆杂质较多,运回洛阳后,收货方要求重新过筛去杂。

万般无奈之下,姜学君拖着瘦弱的身躯,与堂弟两天三夜没有休息,硬是把60吨黄豆重新筛了一遍。人累病了不说,折腾了20多天,一分钱都没挣到。

困难虽多,姜学君却毫不气馁。经过十几年的摸爬滚打,事业有了飞速发展,2010年,他注册成立集团公司,其业务涉足黄金交易、房地产开发、矿产资源开发、文化传媒、商业贸易、投资管理、技能培训、慈善事业等多个领域。事业发展的背后,带给他的是抉择者肩上的重压,而他选择减压的方法就是练书法。

书法绘的是一种心境

在所临摹的书法家中,姜学君最推崇明末清初书画家王铎的字,将他的“一日临帖,一日应求索”作为自己练习书法的座右铭。喜欢王铎不仅是他的书法用笔充满了流转自如,力道千钧的力量,而且有规有矩,张弛有度。无论是伟岸遒劲的大楷、高古朴厚的小楷书,还是他那飞腾跳踯的行草书,在晚明书坛上都应说是一流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因为忙于生意,忽视了临帖,等再次提笔写字时,发现笔道生涩,腕力僵硬,字变得野腔无调。

有些喜欢书法的朋友,总爱问姜学君一个问题:该怎样去学习书法。而他总是用同一句话来回答:去临摹大家的书法。“如今很多习字的人总有个误区:把个性放大,退却传统的东西,我觉得这其实是他艺术的极限。”姜学君说道。

名家作品的魅力不是在于追求过分的自由,而是能够在一定的规则内跳出华丽的舞步。临帖在姜学君看来就如同一个缰绳,勒住是练习者完全自我、过分自由的那一部分。

姜学君对书法有着独到的看法,他说:“不同的时代予以书法不同的意义,古人写书法是从实用角度出发,撰写信笺、书牍等,而现在给予书法的意义是在传承古代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增加观赏、交流的功能。”

姜学君钟爱临摹、书写古体诗歌,他觉得这样能更好、更直接地带给观者传统的东西,从笔画中流露出细雨绵绵、清风拂面的心境。“很多人在书画方面努力突显自己的个性,其实是为了名利,可一旦他们名气高了,字的品相就低了,因为书法写的不仅是字,更描绘的是自己的心境。”

姜学君也曾在练习书法的路上迷失过,但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他意识到书法给予他不仅是名利,更重要的是一种修复自我心境的途径,一种调养身心的办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