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对“免于剥削、暴力和凌虐”原则的思考——解读《残疾人权利公约》第十六条

2017年04月1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上期,我们和读者分享了《残疾人权利公约》第15 条免于酷刑等内容,它针对的主要是公权力部门和残障社群互动中各种需令行禁止的情况。今天,我们再来看看《公约》第16 条“免于剥削、暴力和凌虐”,与第15 条不同, 本条处理的关系主要发生在非公领域,但需要国家公权力的介入和保护。

文_ 李敬

一、《公约》第16 条的规定

人类历史绝没有我们今天所看到和享受到的物质文化环境这样的舒适惬意,对残障社群而言,除少数文化中被作为神圣附体的代表而得到保护和供养外,大多数社会都将残障社群作为需要被治疗和被管理的对象、作为依附和依赖家庭照顾和国家福利的次等人群。在这一社会风气中,“损伤”自然成为了人们千方百计要避免的生理状态,避免社会不利和被社会障碍的命运也成为了残障社群作为群体或个体奋斗的动力。

人类历史中,残障社群遭到剥削、暴力和虐待的现象层出不穷,而这一既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处境,成为了《残疾人权利公约》缔造者们撰写、商讨并最终通过下面文本的渊源。

《公约》第16 条本文如下:

第十六条 免于剥削、暴力和凌虐

一. 缔约国应当采取一切适当的立法、行政、社会、教育和其他措施,保护残疾人在家庭内外免遭一切形式的剥削、暴力和凌虐,包括基于性别的剥削、暴力和凌虐。

二. 缔约国还应当采取一切适当措施防止一切形式的剥削、暴力和凌虐,除其他外,确保向残疾人及其家属和照护人提供考虑到性别和年龄的适当协助和支助,包括提供信息和教育,说明如何避免、识别和报告剥削、暴力和凌虐事件。缔约国应当确保保护服务考虑到年龄、性别和残疾因素。

三. 为了防止发生任何形式的剥削、暴力和凌虐,缔约国应当确保所有用于为残疾人服务的设施和方案受到独立当局的有效监测。

四. 残疾人受到任何形式的剥削、暴力或凌虐时,缔约国应当采取一切适当措施,包括提供保护服务,促进被害人的身体、认知功能和心理的恢复、康复及回归社会。上述恢复措施和回归社会措施应当在有利于本人的健康、福祉、自尊、尊严和自主的环境中进行,并应当考虑到因性别和年龄而异的具体需要。

五. 缔约国应当制定有效的立法和政策,包括以妇女和儿童为重点的立法和政策,确保查明、调查和酌情起诉对残疾人的剥削、暴力和凌虐事件。

二、如何理解《公约》第16 条

1. 来源

很有意思的是,仔细梳理现存人权公约,我们会发现《残疾人权利公约》第16 条“免于剥削、暴力和凌虐”并非直接来自于政治公民权利公约或经社文权利公约,而是来自于《儿童权利公约》第32-36 条。对这一有趣现象的解释可能是,政治公民和经社文两个人权公约制定时间较早,彼时,尚无涉及残障明显视角,其关于奴役等的禁止性规定隐约涵盖了剥削奴役等内容(政治和公民权利公约第8 条)。《儿童权利公约》处理的是在心智和法律意义上尚不能独立自主决策的人群(18 周岁下),他们需要特别的保护,而在某种意义上,残障社群,特别是心智障碍人群,也有类似的情况。

2. 如何理解剥削、暴力和凌虐这三个关键词

剥削,在当今的世界中,一般的理解主要是从经济、生产劳动和产品交换的角度出发。剥削被普遍认为是一种出于自利,缺乏道德考虑,侵占他人经济或其他领域的好处(俗话说的占便宜),并对他人有失公平对待(如不能同工同酬)或不给予他人应得利益(如对劳动者不依法给予社会保险待遇)。

具体到残障领域,我们经常能看到的剥削现象,包括:不能客观评价或衡量残障者的劳动付出,仅仅给予较低的经济补偿(如人们总是指责福利企业或庇护工场中的劳动所得低于其残障员工或参加者的付出)。除经济剥削外,残障者还容易遭受身体上的剥削,这一点对于残障女性较为明显,如遭到非自愿的性侵犯或被诱导出卖身体,为操纵者谋得利益等。

暴力,目前最常见的看法是在家庭内外遭到的身体上或精神、情感上的打击或伤害。如我国在讨论反家暴立法中也有讨论残障者,特别是残障女性在家暴中特别脆弱的情况。我们通常也把对残障学生的体罚作为一种暴力情况,这一现象虽然已不再司空见惯,但在某些地区的某些特殊教育学校或随班就读学校中还时常会有发生。另外一个经常发生暴力现象的地方是各类大大小小的长期住宿服务机构,这类机构总是相对拥挤、有严格的作息和活动任务表,服务人员的专业能力不足,机构内住宿者之间或管理服务人员对住宿者的身体、精神和情感暴力活动时常发生。

凌虐,也是中国更通常所说的虐待,从伤害层级上看处于这3 种伤害形式的第三位,但,因其更容易发生在家庭内外,所以更为普遍、常见,对残障者的伤害程度更大。在我国目前的法律概念中,虐待包含了经济的(如不给予他人足够或充足的经济保障)、身体上的(如

遗弃抛弃他人)精神情感上的(如使用暴力、恐吓等语言)。暴力和凌虐,在针对决定精神障碍者强制治疗或机构安置过程中也很容易出现,特别值得警惕。

3. 对《公约》第16 条具体规定及对其的初步分析

《公约》第一款首先要求缔约国采取一切手段,包括立法、行政、社会、教育和其他手段,避免残障者在家庭内外遭到上述3 类情况,而这其中特别指出了基于性别的视角。这一款说明,缔约国需要穷尽一切可能采纳的手段,包括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部门,以及国家动员鼓励下的社会力量,特别是通过公共教育的方式提升全体民众的意识。

《公约》明确上述3 种情况,不仅发生在“外部人”(外部社会环境),也容易发生在“内部人”(家庭和亲密关系)中,同时,女性残障者更为弱势,需要格外关注。

如果说第一款是从积极自由角度进行了阐释,那么第二款就是从消极自由的角度进行的规定。这一款说明残障者及其家庭有权得到国家的各种保障和服务以使残障者及其家庭成员可避免、识别和报告相关情况,这种保障和服务是基于年龄和性别恰当的,是力求个性化的。

除具体增强残障者及其家庭的各类能力外,第三款规定国家通过设立独立监察机制的方式来确保涉及到残障者的计划和机构,都依法而行,不存在本条禁止的情况。

第四款处理的是一旦有剥削、暴力或凌虐现象发生,国家如何积极介入补救和服务。这些保护服务要从生理、心理、精神和情感等多个维度出发,促进残障者恢复、康复和回归社会。同时,提供这些服务措施要本着有利于残障者健康、福祉、自尊、尊严和自主进行,不可在伤害其身体健康、破坏其固有福利和身心完整、贬损其自尊和人格尊严以及导致其不能最大限度自主决策的情况下进行。

第五款,对妇女和儿童给予了重点关注,并强调了立法和行政措施及其贯彻实施的重要性。

总之,《公约》第16 条,是一个和我们制定政策、提供服务、建设融合社区和无障碍社会高度相关的条款,值得深入研究和分析。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