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何理解《公约》中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规定——解读《残疾人权利公约》第12 条

2017年03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如果有人问,《残疾人权利公约》中最能体现《公约》“范式转化”的是哪一条、最让人感觉不易理解的是哪一条?我个人的想法是:恐怕,非第12 条莫属了。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初步看看第12 条到底有趣且难于理解在哪里?

文_ 李敬

一、背景

《残疾人权利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倡导和起草的过程中,参与者们最常说的两句话是:1. 这部《公约》并未创造任何新权利。是的,从权利内容看,这部《公约》似乎没有创设任何新权利,但是,在探索抽象权利如何具体实施的过程中,这部《公约》确实为残障者“平等”进入主流社会,设计了很多特别的、只适用于残障社群的、新的权利实现方式。2. 这是一部确定残障者主体地位,体现权利范式转化的法律,即从权利的客体转换为了权利的主体。是的,这部法律首次综合的把涉及政治、公民、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利囊括于一体,并在每一个权利题目下详细说明了权利实现的途径或手段。这两点,在《公约》第12 条中,体现最为明显。

首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论是国际人权法还是各国主体法中都有体现,它也是国家和公民间关系的一个核心点。《残疾人权利公约》之前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消除对妇女歧视公约》等都有明确规定。所以,这也是第12 条第1 款用了“重申”这一词的原因,它体现出《残疾人权利公约》和之前的法律一脉相承。

其次,第12 条第一次明确规定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适用于残障社群的具体情境及应该如何支持残障社群充分切实地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残障者处能否实现,体现了残障者是权利主体亦或权力或他人控制或管理的被动客体这一根本问题。所以,正是在这种情境下,本文作者才说了导言的话。

二、第12 条到底讲的是什么

第12 条到底讲的是什么呢?我先看原文

第十二条 在法律面前获得平等承认

一. 缔约国重申残疾人享有在法律面前的人格在任何地方均获得承认的权利。

二. 缔约国应当确认残疾人在生活的各方面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享有法律权利能力。

三. 缔约国应当采取适当措施,便利残疾人获得他们在行使其法律权利能力时可能需要的协助。

四. 缔约国应当确保,与行使法律权利能力有关的一切措施,均依照国际人权法提供适当和有效的防止滥用保障。这些保障应当确保与行使法律权利能力有关的措施尊重本人的权利、意愿和选择,无利益冲突和不当影响,适应本人情况,适用时间尽可能短,并定期由一个有资格、独立、公正的当局或司法机构复核。提供的保障应当与这些措施影响个人权益的程度相称。

五. 在符合本条规定的情况下,缔约国应当采取一切适当和有效的措施,确保残疾人享有平等权利拥有或继承财产,掌管自己的财务,有平等机会获得银行贷款、抵押贷款和其他形式的金融信贷,并应当确保残疾人的财产不被任意剥夺。

首先,整个第12 条,分为5 款。第1 款,重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适用于残障领域,残障者是人类大家庭的天然组成,理应享有其他成员享受的各类受法律承认的人权。尽管,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的故事版本并没那么自然顺畅。

随后,第2 款提到“应当确认”残障者享有法律权利能力,这里需要注意两点,一是除了第1 款外,第12 条其他款对缔约国课以的是“应当”义务,这本身比“重申”固有权利要弱一些。其次,《公约》起草中对“legalcapacity”妥协翻译成了“法律权利能力”,这一翻译用法本身有需商榷的地方,在本文第三部分会讨论。

第3 款要求缔约国为残障者实施法律权利能力提供支持,且对支持措施给予了限制性定语“适当”,这体现出,一方面《公约》起草者们意识到权利实现是国家义务,但同时,考虑到不同国家的资源总量和资源分配,对权利实现给予了谨慎乐观态度。

第4 款处理的是,残障者行使权利时缔约国的具体义务,即,国家保障措施要尊重残障者本人的权利、意愿和选择;要和残障者无利益冲突;不能对其施加不当影响;要适合残障者个体情况;要适用时间尽可能短,且定期由独立第三方进行审查;国家提供的保障措施要和个人权利和利益状况相符。换句话说,从替代性决策到支持性决策的转型,就是既不要支持得不够,也不要支持得太多。

第5 款特别有趣,体现出部分《公约》起草国家格外重视财产权。这还体现出,在现代社会,残障者一方面可能会基于参与经济活动和得益于国家各类保护措施而有越来越多的财产,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在参与经济活动中,残障者还受制于很多制度环境约束,不能作为有资格的独立个体充分参与其中。

三、《公约》及其一般性意见中的模棱两可

前面已经提到, 对“legalcapacity”的认识,在参与《公约》起草的各个国家中意见不同,在英美法传统中,legal capacity 具有法律上的权利和行为上的权利两重含义,且强调后

者,这或许是妇女消歧公约中这一词汇被翻译为了“法律行为能力”的一个原因吧。而这一词汇,在欧洲大陆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并非一个惯常使用的法律词汇,如中国大陆的立法中就无对应这一英文词汇的中文法律概念。基于历史、文化、资源、法律传统等诸多因素,

在阿拉伯世界、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讲的是一种应然状态下权利形态,是一种权利能力,如我国《民法通则》将民事法律关系中的权利分为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

第一节 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

第九条 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

第十条 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

第十一条 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第十二条 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民事活动。

第十三条 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民事活动。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第十四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是他的法定代理人。

这也造成在第12 条讨论中不同观点的争锋,最终,2006 年《公约》成文时,欧盟等组织和国家对阿拉伯、俄罗斯、中国等国进行了妥协,承认在后者的法律中legal capacity 指的是法律权利能力,而非法律行为能力,这一妥协有历史记录可查。这侧面体现出《公约》本

身就是一个政治协商和妥协的文本。不同文化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国家在谋求对一些问题尽可能一致的理解时,差异的出现是自然而言的,这也符合《公约》对人类多样性的理解(人的多样性体现之一不就是对同样的事物具有不同的看法,或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两个可以完全一样的制度)。

但是,欧盟英国等一些国家并不死心,他们利用他们的成员在残疾人权利委员会(这是依照《公约》设立的一个履约和争议审查机制)占绝大多数席位的机会,于2014 年迅速出台了《公约》的第一个《一般性意见》,讲的就是大西方理解下的第12 条,但是,有意思的是,legal capacity 在这个《一般性意见》中竟被前后不一的分别翻译为“法律行为能力”和“法律能力”,而《公约》作准中文版的“法律权利能力”的翻译用法却了无痕迹。

这中间似乎有太多模棱两可的东西值得思索和玩味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