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残疾人权利公约》中的定义 ——解读《残疾人权利公约》系列之二

2017年03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文 李敬

残疾和残障有区别吗?残疾人是人们用以指代躯体、心智或感官有损伤者的一个通用说法。我国《残疾人保障法》中第2条就是残疾人定义:“残疾人是指在心理、生理、人体结构上,某种组织、功能丧失或者不正常,全部或者部分丧失以正常方式从事某种活动能力的人。”不过,自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西方社会中不断有人质疑这种关于个体疾病和损伤,并以矫治康复为主要手段的观念。那些质疑者们提出,损伤具有自有特性,且部分损伤是无法治愈的,有损伤者只能接受损伤状态,而社会必须移除很多人为藩篱,为有损伤者融入社会创造条件,这些质疑者将社会障碍了损伤者的状态命名为“残障”,这一观点,就是后来广为流传的残障社会模式。《残疾人权利公约》秉承了残障社会模式的理念。在中文版翻译中依据传统,disability还是被翻译为残疾了,请注意。

残障新概念

名正言顺是中国人做事的传统,所以讨论《残疾人权利公约》时,什么是残疾人或什么是残疾这个问题是首先要明确的,只有明确了这些,我们才能够进一步进行各类讨论。

在起草过程中,就《公约》是否需要一个残障定义,人们讨论了很久。发达国家及坚持社会模式残障观的发展中国家和各类组织都主张不要有明确的定义,因为有定义,就意味着要有区分和甄别的标准,而历史上那些区分和甄别的标准往往是残障个体模式下发展出来的。但是,发展中国家则认为一个定义会有助将本国比较稀缺的资源及时提供给残障者(全部或部分)人群,因为发展中国家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

《公约》起草小组经过多次协商,最后采取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在《公约》的序言和第一条立法宗旨上,对残疾人群总体特征有一个描述,但在《公约》第二条的定义部分则没有任何关于“谁是残疾人”的清晰界定。序言(五)的表述为“确认残疾是一个演变中的概念,残疾是伤残者和阻碍他们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充分和切实地参与社会的各种态度和环境障碍相互作用所产生的结果”。而《公约》第一条宗旨的第二款则说明,“残疾人包括肢体、精神、智力或感官有长期损伤的人,这些损伤与各种障碍相互作用,可能阻碍残疾人在与他人平等的基础上充分和切实地参与社会。”

《残疾人公约》序言部分明确提出了残疾是有损伤者和他人态度及环境之间互动所产生的,且这一现实进一步阻隔了残疾人。

很明显,这一对残障的理解和过去重点在残疾人个体功能和损伤上的理解有很大的不同,《公约》在这里更强调的是互动关系,即个体损伤和外界态度、环境的互动构成的障碍对残疾人平等参与社会的影响,这一理念也呼应和反映了上面提到的1980年代由英国残疾学者在提出社会模式残障观的新理念。

《公约》中的定义

公约的第二条对一些关键定义进行了说明:

“交流”包括语言、字幕、盲文、触觉交流、大字本、无障碍多媒体以及书面语言、听力语言、浅白语言、朗读员和辅助或替代性交流方式、手段和模式,包括无障碍信息和通信技术;

“语言”包括口语和手语及其他形式的非语音语言;

“基于残疾的歧视”是指基于残疾而作出的任何区别、排斥或限制,其目的或效果是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公民或任何其他领域,损害或取消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对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的认可、享有或行使。基于残疾的歧视包括一切形式的歧视,包括拒绝提供合理便利;

“合理便利”是指根据具体需要,在不造成过度或不当负担的情况下,进行必要和适当的修改和调整,以确保残疾人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享有或行使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

“通用设计”是指尽最大可能让所有人可以使用,无须作出调整或特别设计的产品、环境、方案和服务设计。“通用设计”不排除在必要时为某些残疾人群体提供辅助用具。

这里先对《公约》中交流、语言、合理便利和通用设计的定义做一点分析说明,“基于残疾的歧视”既有定义,又是《公约》的原则之一,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合理便利”由于和歧视紧密关联,所以这两个概念将在下次专题讨论。

值得注意的是,“交流”在这里突破了普通人日常生活中对语言和文字的使用,针对残障社群的交流内涵广泛,也可借助于各类辅助手段。这样的一个定义,为残障社群争取自己可以掌握的交流方式和方法奠定了法律基础,如视力障碍者可以要求他的交流工具是盲文或语言类软件,智力障碍者可以要求和他的交流需要语言简单、配有各类图片、实物或动作等。与之类似,《公约》中的“语言”也不仅仅局限于人们日常使用的有声语言了。

“通用设计”是最近若干年国际社会倡导的一种设计理念,我们过去经历了设计中根本不考虑残障社群的情况,如高楼大厦没有坡道和电梯等设施。随后我们经历了各类专门以残障者为主体受益者的无障碍改造阶段,这一阶段,以服务残障社群为基本目的,如,一夜之间盲道似乎就铺满了大街小巷。这样的设计好处是对象明确,有专门部门组织实施,效率高。但是,专门为残障社群提供的无障碍设施也面临了和普通社群争夺各类资源和空间的问题,如盲道使路面为婴儿车平稳推行预留的空间就很小。

而最近兴起的通用设计理念,力图糅合过去设计的顾此失彼的状态,试图通过设计是为了所有人,且不论是当下的使用者(受益者)还是未来的使用者(受益者)。尽可能在设计之初,就把各种可能性考虑进来,以一种“终生使用”的观念进行设计统筹。

应该说,上述三个定义的理念是非常先进的,其包含的内容也非常广泛和新颖,为我们对一些习以为常的现象平添了很多新的理解和思路。

链接

残障的社会模式不是不重视个体的损伤及对损伤进行的医疗和康复、教育补偿等社会服务,而是将社会政策和立法的重点转移到对社会环境缺陷的认识和厘清上,这也是为什么从1990年代开始西方国家开始进行非歧视原则下的残疾人立法工作的动因之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