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竖琴

2018年09月2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18年第9期

“在这颗淡蓝色的星球上,我早就知道,唯有爱才能让心灵真正的喜悦。”

文_福建省三明市 张月军(肢体残疾)

很早的时候,我就从舞台的管弦乐队中注意到了竖琴,并且曾经无知地认为竖琴在偌大的乐队编制里,其外在装饰功能远远大于实际功能,因为当时最吸引我的是竖琴端庄而漂亮的外形。但从那些色彩缤纷的音符里,我还是能分辨出属于竖琴发出的声音。任何声音都是顽强的,它在振动的空气中发出自己所特有的频率与波长,自觉地将空气阻力化为可能的传播轨道,去抵达尽可能触及的地方。每一种生命也都可以比喻成一个声音,在一方面互相支持一方面又相互抵消的交响世界里,只要守住自己,就具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所以,我对竖琴怀有深深的敬意。

当竖琴再度从庞大的乐队走了出来成为焦点,我的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类似做梦的感觉,宛如在日落的金字塔下,从满壁荒沙中抹出一个古老的吉祥咒语,由于我深情的目光将它唤醒,使它从此飞旋不去。

据埃及古代图案考证,竖琴出现在公元前三千年左右,当时的形状像一只射箭的弯弓,后人推测竖琴的形成是古人受射箭时发出的悦耳弦鸣所启发。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想那诱发灵感的弓应该是爱神所专用,而竖琴从那时起就代表着爱神的旨意,它将爱神之箭化为优美的琴声,以温柔的穿透力射入人类的心灵,不论谁听到了都会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泛起诸多的仁慈与爱。所以,在琴声里,我们一直爱着这个世界,尽管这个世界有些地方还不够完美和可爱。

竖琴原本是背携在身上的,它随着弹琴人走在古代的大地上,不知当时的弹琴人听到会有什么样的感觉,而在我深远的想象里,他会感到很清闲很柔美也很活泼。那时的空气几乎没有什么污染,包括听琴人的心也应该是澄明一片。那近似玻璃珠轻轻碰击的透明的音调,是一种寻找理想的轻吟,是布道者敲醒历史的足音。

经过历代的工艺改造,今天的竖琴已经成为一件落地式的乐器,但它仍然由垂直的前柱、垂直的琴弦、呈倾斜角度的长条形的音符与曲线形状的琴颈组成,保留着原始的雏形。它的弹奏功能与表演方式,已经在进化的过程中得到丰富与拓展。我们的生存环境与心理状况越来越复杂,所以在对竖琴进行复杂的改造中,很自然地一次次将它按照自己的需要加以修改。不过,从中也可以看出人类是怎样用心良苦地,在变迁中保持它最初那些质朴的性情。

我对弹琴的人有一个不太高的奢望,就是最好身着白色衣裙来演奏,希望她能够给我一种纤尘不染的印象。我认为竖琴最适合年轻的女子演奏,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女子都比男子更接近自然,或者说女子比男子具有更多的自然性。而自然与宗教中的神几乎是一体化的。所以对于带着神性的竖琴,也只能用自然之手才能拨弄。竖琴之弦,就像在无风的季节看到的从天上垂直悬挂的雨丝,弹琴的女子就伸出一双泛着光泽的玉手去扑捉,结果溅起在指尖的不是雨滴,而是亮晶晶的音符。这种情景,真的必须由女子来完成才可能达到极致的完美。

弹得好竖琴的人和喜欢倾听的人,我都相信他们拥有天使一样的心。乐器是红尘滚滚的人世间最有同情心的东西,这一点体现在竖琴上更为明显。竖琴以它固有的高贵气质,典雅的姿容,挺立的声音,让我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天使,也让我看到自己曾经淡化了的少年的影子。在这颗淡蓝色的星球上,我早就知道,唯有爱才能让心灵真正的喜悦。尽管我缺乏乐理知识,但这并不妨碍我用双脚走近竖琴用整个心灵贴近竖琴,就像我无法洞察宇宙仍然可以仰望变幻莫测的浩瀚星空一样,无须更多的理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