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秋风秋雨我歌唱

2017年09月20日 来源:《盲人月刊》2017年第9期

文_吴春喜

朋友,当你漫步在神奇的网络世界里的时候,你是否听到一位曾以“临窗听雪”、或“天涯孤旅”为网名的歌者在纵情歌唱?你不会想到那就是我——一个失明了十几年的盲人,在人生的秋风秋雨中放声高歌吧?

朋友,你也许会笑我这个盲人无心无肺、苦中作乐吧?而我,沉迷在歌声里的时候,常常浑然不觉自己已成盲人、年龄几何、身在何方。

是的,一个盲人,尤其是一个中年失明的盲人,生活的艰辛、精神上的苦楚不必细说,可是啊,当我在无边的黑暗中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再多的苦难,也不能熄灭我心中重新燃起的歌唱欲火,这欲火正照亮我的生活,我的心中正飞舞着一只火凤凰。

我怎能不歌唱——

我的骨子里有着母亲喜爱音乐的基因。在少儿岁月里,在故乡那个小山村里,从广播喇叭里,一年中少有的露天电影的音箱里飞出来的民歌《月牙五更》、《五哥放羊》、《小河水静静流》、《高高的太子山》、《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课堂上学唱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翻身农奴把歌唱》、《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在那小学校的操场上,在那春游的鸟语花香中,我为师生们演唱的《学习好比上高山》、《让我们荡起双桨》……至今,仍在我的记忆中回响。

我怎能不歌唱——

一曲蒙古长调破空而来,那么悠远,那么苍凉,你会不由自主地沉醉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无边遐想中;一首草原《牧歌》,从蒙古包里、从马背上传来,那么辽阔,那么豪放,你的梦乡会有一位跃马扬鞭的牧羊姑娘。

当一首高亢、嘹亮、有着强烈穿透力的藏族民歌唱响时,你会仿佛站在雪域高原,领略茫茫雪山那壮美风光;当你唱起那首《美丽的佩古错》时,你会仿佛流连在那雪山怀抱中清澈的湖水之畔,感受那圣洁的纯美……同时耳边响起才旦卓玛那首《美丽的西藏,可爱的家乡》。

当我听到歌唱家郭颂的东北民歌的时候,就会陶醉在故乡那源远流长的淳朴风情中,那首《看秧歌》,总能给我少儿时过大年的欢乐;那首《乌苏里船歌》,每每把我带到那长长的蓝蓝的乌苏里江上,与那勇敢的赫哲族人一起撑船撒网。

我怎能不歌唱——

一首传唱不衰的歌曲的歌词,就是一首洋溢着词作家美好情感的抒情诗,让我在文学艺术的花圃中尽情徜徉;我也常常随心所欲,在原创基础上对歌词来一番二度创作,让自己在歌声的袅袅余音中偷着乐——那首很抒情的、优美的军旅歌曲《我用胡琴和你说话》,本是抒发一个普通士兵热恋故土、志在军营情怀的,而我改写了歌词的歌声,让我这个天涯游子的浓浓乡愁,在歌声中流淌:“我的胡琴拉的是家乡的山,层峦叠嶂,绿树红花;我的胡琴拉的是家乡的水,缠绵清澈,流淌在山脚下;我的胡琴拉的是家乡的人,祖祖辈辈种庄稼;我的胡琴拉的是游子情,心中的故乡伴我走天涯;我的胡琴有两根弦,一根是眷恋,一根是挂牵;一根系着我火热的心,一根拴着我那远方的家……”当你欣赏我演唱的这改了词的歌曲的时候,我相信你一定会懂得我的游子衷肠。

我怎能不歌唱——

优美的歌声,驱散了我失眠的苦恼,我在愉悦中不知不觉沉入梦乡,梦境中不见了牛头马面,拂面杨柳风轻唱着《走在乡间小路上》,飒爽金风吹奏着《扬鞭催马运粮忙》。

我怎能不歌唱——

在失明后的漫长岁月里,旧日之交渐渐离去,更有落井下石之徒令人齿寒,心中充满人情冷暖的感伤……但而今,歌声让我与天各一方的歌友们在网络世界里欢聚一堂。美好的歌声,让我的脑海万里无云,让我的心田鲜花怒放。

(责编_那漠)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