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放怀新疆喀什地区景区

2017年03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李治疆

2016年9月24日,在新疆于我来说,似乎的确是个平常日子,天空明净,碧蓝如洗,间或有丝丝絮絮白云悬浮飘游。

倘若闲暇,随意靠坐年岁久远仍枝繁叶茂生长旺盛树下,悠悠哉哉点燃一根香烟,深深吸上一口,再从五脏六腑徐徐吐出,应该委实惬意。然身为家乡吐鲁番的我,暖暖阳光覆盖万物,充满温馨的晴空秋高气爽,几缕细碎而洁白薄云,像被过滤了一切杂色,与我也已习以为常。

可我就是抑制不住激动,全身每根汗毛平添舒畅,不自禁增生欢悦,心情兴奋难以平静。

缘由是我来到了中国新疆历史上著名穆斯林学者、《突厥语大词典》作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麻札。将近1000年岁月,这里一直是当地群众顶礼膜拜的圣地,1985年被正式确定为新疆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属于AAA级对外开放景区。

麻札位于喀什市西南45公里的疏附县乌帕尔乡艾孜来特毛拉山山岗上,到处树木葱翠,自山顶环绕婉蜒而下,横亘游人面前,像上苍遗留的山水画卷,浸透着古韵沧桑。

景区内明显有现代保护性修缮痕迹,有方便游人行走的坡道、阶梯,但并不影响麻札整体的历史厚重。清幽环境间生长株株古树,虽已有些半枯,依然高大粗壮,树干苍老遒劲,露出地面部分被潺潺清流轻轻拂过,放眼四顾,让人不由涌起思古怀人幽情……

顺着麻札收费大门,地势缓缓向上,迎面一座巨大雕像,雕像四周是处不大平台,绕过呈四方形平台继续沿山势修葺有台阶,足有九十多阶。两旁树木点缀其中,流泻着的渠水从上向下,朝裸露出根茎冲击,激起层层浪花,给人说不出的悠闲适意。

然仅就我言,则远非闲庭信步般胜意。尽管年逾五旬,不甚在意周围人目光和窃窃私语。毕竟整整一条假腿捆绑套穿身上,且质量最为普通,加之膝盖被锁扣固定无法弯曲。无论攀坡还是登阶梯,均需先将右腿和宽而结实耐用捆绑套穿腰部的皮带尽力抬升,使左腿假肢随着左胯骨提高离开地面,随之被整个身体带动吊移直直向前,注意控制左脚脚面前端部分必须落在实处,然后弯腰弓背驱使健康的右腿再次弯曲,右脚踩踏到地面。如此反复,每一过程精神高度集中,不敢存丝毫懈怠。倘若两边有护栏充当扶手用手拖拽,可以减轻右腿和整个身体部分负担,间或倚靠稍事歇息。可惜没有。攀登过程中,身体前倾,一步一晃摇,期间需刻意保持平衡,张着嘴发出呼哧呼哧一声比一声急促的喘息。汗水很快浸湿衣衫,额头和脸上汗珠汇聚,咸咸流进嘴里。我清楚,绝不能休息,若跌坐地上,一定再无勇气爬站起身,更遑论走到头。小心翼翼中不顾肆意流淌得汗水刺激早已酸涩的眼睛,将全部精力投注攀登,直到终于走进顶峰一处收费建筑,收费员连站起身善意将她坐着的椅子让出,我才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如牛再也顾不上形象,将自己抛跌瘫靠其上,一时间连“谢谢”这样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延至十几分钟,气息方恢复正常。在收费员连说带比划中,我知道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麻札还在左侧后山,需穿过大片维吾尔人墓葬,据说是当地景仰和朝谒者死后自愿陪葬,烘托得整座山被人们称为“艾孜热特毛拉木”,翻译成汉语也就是“圣人山”。

好在向左走再折向后山地势平坦,景区管理者专门依山铺设的道路缓缓蜿蜒呈上,我完全可以挺直腰身,不用再担心失去平衡,心境恢复闲适。

这时,有几位维吾尔族十七八岁女孩,从高处蹦蹦跳跳走下来,个个脸上洋溢着甜甜笑容,长长睫毛下眼睛明亮,宛若画里走出美丽生动的仙子。我连忙笑语迎接,再次确认目的地方位,甚至让她们用我手机从三四个角度给我拍照留影。娇俏可爱的女孩们,操着极不熟练的汉语,大大方方帮忙后,似花园里一片片随风摇曳的花儿飘然离去。

我当然晓得,人在付出体力接近极限时的劳累,尽管置身古杨枝繁叶茂、草木葱笼小路,且气候宜人,可我已没有多少感觉,前行中动作仍是那么“到位”,一点儿也不敢懈怠。直至有点坚持不住时,映入眼帘是一处较大圆环平台,平台中央耸立一株估计二十人手拉手环抱不过来的高大古树,树干苍老遒劲,枝桠处栓绑着或红或黄彩带,树冠扩张,遮住大片阳光。树干周围是原色油漆涂刷过的木棍围栏,游人触摸倒得只能是垂吊且依然生机盎然枝条。平台深处有供游人歇息的木条长凳,身边陡然多出七八个参观者,脸上洋溢着自足、幸福神情,给人以纯朴、悠闲印象。

平台外围大致入口右侧,依坡竖立着一面刻写着维汉和英文的木质解说牌,上面介绍了该景点传说和缘由,那树什么时间属谁亲手栽种,树下清泉为何被称“智慧泉”,倒也不失吸引游客前去游览瞻仰动力。恰如我家乡有“民俗活化石”之称已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吐峪沟麻扎村,”那里是中国西部极具神秘色彩之地,是世界多种著名宗教历史文化交汇地,也有诸多神奇传说。

及至休憩到气喘均匀不再面红耳赤,心境复归秋季明媚阳光下独有的融融胜意,站起身继续朝着早已看到的一直延延向上的台阶走去。台阶两边有扶手,伸出手臂牢牢抓住,可以极大程度减缓腰部以下压力,速度虽慢可完全在能忍受范畴,时间不长终于攀登到山顶。

站在陵园之间举目四望,座北朝南的陵园分外高大肃穆,以米黄色雕花墙壁为主调,分正门的礼拜寺与北部的墓室、纪念馆两部分。礼拜寺四角的塔楼与穹顶上的小塔楼之上,各有一弯新月徽标。正殿前悬挂着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巨幅画像,白须低垂,慈祥中蕴含着刚毅,深邃的目光中显示出学识的宏大与一派学者风范。在纪念馆里,陈列着《突厥语大词典》的各种版本及其与作者有关的各种文物书籍,其他还有一些在附近出土的各类文物。这与已有1300多年历史的吐鲁番吐峪沟俗称“圣人墓”的霍加木麻扎,颇有相同之处。

细细观瞻后,顺着另外一条台阶,在又一番精神高度集中挣扎下,我终于回到景区大门不远处,坐在道路旁的台阶,重新点燃一支香烟,连吸几口,浸透全身之疲惫随着被徐徐吐出,空气中弥漫着秋的全盛时期让人心旷神怡的似乎夹杂着泥土味的涟漪,像母亲温暖的手爱抚的摸着我脸颊,象是被精灵画笔渲染过一样满腔绿意沁人心脾,让我每根汗毛都有种舒畅愉快,大致是我真切感受到了秋天独有意味,这种感觉洋溢着轻柔和欢畅。

我知道我还坐在对外开放的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麻札景区,被紧紧缠绕着温柔的风和融融暖意的秋阳包裹,宛若陶醉在家乡吐鲁番爱的关怀中。于是静静遣散自己蛰伏心底的明媚,惬意在喀什这处景区,内心不自禁吐露“我有个好心情”!

作者简介

李治疆,笔名人君。籍贯陕西米脂县,1964年9月20日出生于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曾任《吐鲁番》杂志常务副主编,系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在吐鲁番地区残联存身。)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