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快递老杜

2016年01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安徽池州盲人 江建军

某天,中国作协传来消息要我寄去自己两种版本的散文集。我当即拨通快递老杜的电话,言谈间不禁勾起与他邻居多年的往事来。

屈指算来,已经是十八年前,我第一次搬进单元新居,门洞上方传来鸟的“咕咕”叫声,翅膀飞起落下时拍打空气的振翅声。是鸽子!我虽看不见,却非常肯定,心想一个喜欢鸽子的人,内心一定平和安宁,有这样的新邻居是件幸事。

隔天妻子下班,告诉我鸽子是四楼老杜养的,他跟我一样都是医院职工家属。有了这个共同的身份,我跟老杜也算有缘人,日后相处一直很好。可惜没多久,鸽子一只只莫名其妙地死去。据我分析,可能是滴落的鸽粪污染了环境,进出楼门的人一不小心,还会脏了头发、衣裳,于是鸽子被人下了毒。老杜对此不言不语,总是拿一把小铲子,将死去的鸽子一只只埋入土中,直到一只不剩。

没过几天,我又在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惊喜地推醒妻子:“你听,楼上画眉鸟在歌唱,还有八哥,多么美妙的歌喉啊!”妻子却道:“一定又是老杜家的,你别高兴得太早,说不定咱家院子已经遭殃了。”说完就披衣起床去院子查看,果然一地鸟粪,不堪入目。

 都说盲人的耳朵灵,我就能从脚步声中听出熟悉的人来。傍晚时分,老杜下班归来,听到那沉稳的脚步声来到我家门口,早已守候在门边的我,便把他喊进我家院子,让他看那一地鸟粪。他当即道歉,是那种海派普通话,声音沙沙的、哑哑的,还有点粗,是老烟枪那种典型的烟熏嗓,让人感觉他特真诚,也特疲惫的样子。

从那以后,院子里再也没见过鸟粪滴落,我却天天早上都在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天天都有好心情。爱屋及乌,因此我对老杜也特有好感。

我的写作灵感常常出现在清晨醒来时,每每总会一骨碌爬起床,开机敲打键盘。而这时,耳畔总有鸟鸣声相伴。在鸟的歌声里写作,文字也有了韵律,时而流畅,一泻千里;时而婉转,一波三折;时而跳跃,如泉水叮咚……

 或许是体谅我成天在家,有点寂寞吧,老杜进出楼道,只要我大门开着总喜欢走进来,或坐或站聊上几句。就从这断断续续的闲聊中,我得知他原是上海下放知青,当过曾经很吃香的石油液化气站站长,后来单位倒了,又干过许多营生。先是给周围住户罐气,也给需要输血的病人去血站提血浆,还在超市当过保安,最后才干上了挣钱相对较多,但很辛苦的送快递。问他每天要爬多少楼梯?他不答反问:“你上过九华山天台吧,一天爬上爬下好几个来回,你会感觉怎样?” 

 让我想不到的是,他这样大的运动量,居然跟我这个电脑前一坐一整天的人一样,也是个糖尿病患者。“糖友”就是我们第二种相同的身份,这让我们的关系又近了一层,成了无话不说的病友,当然是我受他的恩惠更多。

 一次我们夫妻出门,刚关上门就想起两人都忘了带钥匙和手机,正着急时老杜来了。他当即找到楼道里开锁的小广告,电话拨过去说好位置也不着急走,一直陪着我们等锁匠赶来开锁后他才上楼。我家的液化气罐和灶具出点小毛病,只要叫他总能很快搞定。只因我不抽烟,他那些年帮过我们许多忙,却连一根烟也没吸过我们的,很让我过意不去。他则总是摆摆手说,这是缘分,远亲不如近邻嘛……

前几年,我自费出了本散文集,找老杜给外地网友寄书,他很惊讶,说每天进出看我在厨房炒菜做饭,没想到我还能整出这么个文化大餐来。又感慨好汉不提当年勇,想自己当初也是个文学青年,曾在安庆的《振风》杂志发表过小说,现在只有羡慕的份了。原来是同道中人,都喜欢笔下流淌的文字,这是我和老杜的第三种缘分了。我便拿出一本还散发着墨香的文集签名赠给他,希望他这个老文学青年给予指教。他笑着接过书,很开心的样子,说要等到真正退休了,才能安安静静地来拜读。

我劝老杜,翻过年就能拿退休金了,也该早点歇歇,累坏了身体划不来。他收敛笑容后告诉我,他母亲过世后,骨灰尚未下葬,他要靠自己赚钱在池州给母亲买个像样的墓地,让老人家入土为安,尽为人子之孝,我不禁肃然起敬。

 去年医院拆迁,我和老杜分别搬进各自的新家,一别已经十个月没见。挂断电话不久,他又拨了回来说已经到我家门口了。妻子开门一看,却没发现有人,知道他是跑错了楼道。等到他那特有的烟熏嗓出现,我们都不由地感叹,原本天天见面的老邻居,一旦分开想见个面也不容易了。

 现今看人相貌,一般都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老杜走后,妻子却告诉我老杜老了,刚过花甲,脸上已经是沟壑纵横,只怕叮进一只蚊子也显不出来。

 我看不见他脸上的沧桑,却明白那是他骑一辆电瓶车,风雨穿行在大街小巷的烙印,知道他大概是本地年纪最老的快递员。我还知道,他那颗孝心、那颗爱鸟的心、那颗虽卑微却乐于助人的善心,是豁达的,不老的,更是可贵的!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