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故乡的秋天

2015年12月0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s_bbde1e2eeb20c4d83a38b2c282b9f672197526.jpg
(资料图片)

文_谢长江(肢残)

我有近十年没回故乡了,今年秋天,我终于回到了我的故乡,一个很高的山上。一踏进故乡的土地,听到的分明是乡亲的脚步把土地踩的“咚咚”响,却感觉这声音是从我心上发出来的,而乡亲那些话语和笑声,像竹笋一个劲儿地往上冒,又像孩子玩耍跳跃的身姿。这就是我的故乡。哦,我已经被我的故乡紧紧拥抱了。

我觉得我多么的幸福,因为我的故乡不仅仅是与我有着生命的情感,而是乡亲的朝气,让我浑身也有一股被乡亲感染的精气神儿在舒展。就在我激动的时候,我的老表向我奔过来了,一个只有右手的残疾人,他的右臂犹如铁钩子,一下搭上我的肩,我也一抱搂着了他。他是我童年的好伙伴,一个可爱的人儿。他害怕我跑了似的,手掌“钩”住我不放,我有点儿疼,但我不会见怪的,我知道这是故乡劳动的手,充满热情的力量。我抱着他,吃力地转了一个圈,他真结实,铁柱般,透出让人无法撼动的坚实,我因此差点儿摔倒,是我承受不了这乡土的坚实吗?远离乡土的我,有丝儿淡淡的惭愧。老表赶忙把我松开,我们不约而同地打起了“哈哈”。我握住他粗糙的手,他好像有好多话想脱口而出却堵在喉咙里,“嘿嘿”地笑。可亲的老表,已经像一个小老头儿了,可喜悦在他的抬头纹里,不断流淌出来,那就是他想说的话,将我的目光滋养。此刻,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跳过来了,牵着老表的衣襟,轻轻叫了一声:“爸爸!”眼睛却盯住我,黝黑的眼珠,轱辘似的转动。我大吃一惊,这不是老表活生生的童年么?这是我意料之外的,难怪他的目光有一种宁静,我一直为他的婚姻大事悬着的心,“啪”的一声,也归于宁静了。“幺儿!快叫表叔。”一个圆盘脸的年轻妇女听了乡亲的介绍,几步走到我们身旁,闪动微微突出的大眼睛。“表叔!”孩子猛地抬高声音,又惊了我大跳,也许他是发觉了我的窘迫,“咯咯”地笑开了。“这是你侄儿,那是你表嫂。”老表一脸的满足。“嗬!”我禁不住乐了,“乖娃儿,过来我抱抱!”“不干!”孩子偏着头,嘟着嘴。“娃儿才四岁,表叔,你不见怪哈!”表嫂笑着说,可孩子抓住她的手,摇来晃去,侧身偷偷将我打量。

“你看哇,你还是一个小伙儿,你老表已经老了。”我迎着声音望过去,见是姑妈:“你老人家还是风风火火的形象哦?”“哈哈!”姑妈仰面一笑:“我还以为你娃儿把我们忘了呢!”姑妈站在我面前,我感到泰山压顶的亲情向我“砸”来。是的,我真的愧疚,我父母去世后,我在外工作就一直没回去,偶尔写封信,问问姑妈,问问家乡的情况,但他们没给我回信,因老表就读了小学三年级,况且教书的姑父在老表三岁时就离开人世了。

我是到村里那公路旁的小商店,见到这些乡亲的。我们坐下来,说说笑笑,但喜气洋洋的乡亲问我的情况少,而说家乡的事情却如数家珍,电灯、公路、茶叶、银花、新房、读书、婚嫁,然而,说的最多的是粮食和我的老表。粮食年年有余,老表可不容易了,能结婚,那不知有多能干才有今天。我从乡亲们的语气中,也听出了他们对老表的钦佩。我想,凭老表那粗糙的手掌,他也该受到乡亲们的赞扬的,可老表在那里,笑眯眯地对乡亲说:“团转四邻帮衬我的也不少。”大家说:“说良心话,你帮衬我们的更多,你心头是有调儿的,我们是看在眼里的。”“嘿嘿,嘿嘿……”大家又边说边笑了,气氛格外亲和。我抬头巡视四周,家家户户的房子,红瓦白墙,在金色的玉米地的簇拥下,异常醒目,而支支直立的玉米杆,掩饰不住乡亲们挺身的神韵。那一如牛角的玉米棒子,是在鼓起劲儿吹奏喜气吗?真是的,快到收粮了,庄稼也兴奋不已,在广阔的阳光里,露出耀眼的光芒,展开丰收的无垠景象。

可是,从乡亲的目光中,我突然发现,庄稼的喜气是与乡亲的微笑一致的。实际上,玉米的香气早已遍布山村,并和乡亲的微笑,把我轻轻抚慰。接下来的几天,我成了“吃百家饭”的人,老表的儿子围绕着我,我们被这家请到那家,当穿过我从前放牛的山岗,山村的变化让我更加吃惊,已是挂满果子的核桃树,树枝遒劲地伸上天空,数不清的果子,像特大的露水,快要滴在孩子的眼睛儿里了。远处的荒草坡,已是一行行茶地,划出一道道厚重的绿色。“表叔,那是我们的茶!”孩子指着一大片茶地说。“你咋认出是你们家的茶呢?”“爸爸经常在那儿干活路!”“哦,那是对头的!你喜欢你爸爸吗?”“喜欢!妈妈说,爸爸是我们家的顶梁柱!”“那当然!长大了,好好孝敬你爸爸哈。”“要得,我带他到北京去耍!”“好的!”我表扬孩子,孩子笑的好甜哦,我也感动了,又问:“你晓得北京?”“电视头看到的,安逸得很!”孩子语速飞快。“就是好!”我赶忙说。“咯咯……”孩子连笑了几声。我们高兴的话语洒满一路。

这段时间,山村的主要活儿,是在院里编筐子、背篓,老表也不另外,他编筐子、背篓是手脚、牙齿并用,好像整个身子的力都贯入了篾条。篾条随他的姿势走动,孩子静静蹲在他旁边,偏来偏去地看,老表也不时怜爱地看一眼儿子。不一会儿,一个空格筐子便编好了,“嘿嘿!”老表轻描淡写地笑了笑,而孩子却如释重负,站起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的眼睛一下湿润了。孩子的表情,不知老表没有发现还是装着不表露,他只移动了凳子,就镇静自若地和我拉开了话题。他郑重地说:“老表,你不晓得,我翻起来的原因,是残联的小额贷款,我拿来买了良种茶子,增加了一半的茶地面积,三年过后,就大投产,先走了乡亲们一步。”“四年,大家才开始种!”姑妈听我们摆龙门阵,也凑过来大声说,“你老表还种了银花,五年前,这两项收入我们一年就卖了十四万!那时,你表嫂才进屋的!现在又种了猕猴桃了,收入又提高了。”姑妈放低了语气,还神秘地眨了眨眼。我说:“太好了!”“奶奶,你说我爱钱哇!”表嫂恰从菜地回来了,面带微笑。“我妈妈才不爱钱呢!奶奶说,爸爸才爱钱,一分钱要捏出水来!”孩子扑在老表的大腿上,双脚一跳一跳的,忽然抬头说。“哈哈……”我们放声大笑。

其实,我是知道老表和乡亲们富裕了,我想,那家家户户的液晶电视、冰箱、桌上的饭菜、爽朗的笑语,无不彰显故乡厚实、滋润、芳香的秋天。“幺儿,爸爸一分钱要捏出水来,是存来让你上大学的!”表嫂这么一说,我们期盼的目光一刹那贴在孩子苹果似的脸上。“要得!”孩子高高的声音,“刷”地落在了我们心尖尖儿上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