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赖雨的心空

2008年07月18日 来源:宜宾公众网

她因患小儿麻痹症成了“特残”人,却由人背着读完了小学和初中;她的手无力翻动书页,却用嘴“吻”了万卷图书;她的手不能抬起,却用“横排竖写”的特殊方法写出了上百万字的文学作品;她寸步难行,却硬是登上了峨眉金顶。请看--

赖雨的心空

[赖雨小传] 赖雨、女、现年38岁。她1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后逐渐导致颈以下全部瘫痪,现体重只有20多公斤、身高不足1米。她从13岁起开始上学,读完初中。她用“嘴唇读书”,阅读量之大、博览范围之广。她从1985年开始,用艰难的“横排竖写”进行文学创作,迄今为止已创作出100余万字的文学作品。

1997年,加入自贡市作家协会”;1998年出版诗集《群山之上》;1998年12月在自贡开通“赖雨热线”;2000年5月又到成都开通“赖雨热线”,给有难的人进行“心理按摩”……

1997年,她被评为“四川省自强先进个人”;1998年被评为“四川省十佳残障模范”;1999年被评为“盐都十大杰出青年”。

如今的赖雨已经展翅飞跃到了一个了不起的高度。她正在完成自传体长篇小说《爱只是伤害》。她经常被邀请到学校和社会作报告;她在“爱心热线”中播散爱的心语。她的事迹与作品进入各大媒体,令红领巾与省长为之动容,深深地感动着无数的人们。她那顽强拼搏的精神已成为了热爱生命和同厄运抗争的一种象征,真正成为了当代青年学习的楷模。

病魔缠身,不幸童年没有使她枯萎凋谢

赖雨有幸于1963年10月初五哇哇坠地。当她1岁多的时候一场残酷无情的高烧,使她患了小儿麻痹症,以致从此颈椎以下失去了知觉,不幸地剥夺她站立和走路的权利,给她带来了童年就开始的病魔残躯,至今已30个春夏秋冬。她所经历承受的苦难,无论是悲是痛,是苦是涩,都是令健康人难以想象到的。她常常告诉朋友们:“我除了有颗跳动活泼的心,聪明的大脑,有神的眼睛,美丽的秀发,以及我猎取的丰富知识外,其它几乎什么都失去了。”

30个年年岁岁,除了上小学和初中以外,赖雨的绝大部份时间是在病榻上看书、写作中艰难地生活过来的。而且,在她19岁时妈妈就因病去逝;28岁时爸爸又撒手人寰。可想而知,她的命运是何等的悲惨与不幸?

如今38岁的赖雨,身高体重如同一个几岁的小孩。由于她高度瘫痪、寸步难行、手脚不能动、吃饭靠人喂、解手要人抱,睡觉翻身也需要人帮忙,可想她在生活中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付出了常人难以猜想的艰辛与苦涩。

小时候爸爸妈妈上班去了,哥哥姐姐上学去了,剩下她孤零零地躲在家里。当地长到上学的年龄时,就坐在家门前看着一个个同龄人活泼乱跳地背着书包,特别是像她一般大小的女陔,头扎着美丽的蝴蝶结,兴高采烈地去上学,她就十分的羡慕啊。

然而,她却不能。因为,上学对她来说困难重重,而且她还有一个妹妹也是残疾人,需要家人护理。后来妹妹长到5岁时不幸离开了人世。那时,她曾朦朦胧胧地意识到,也许在不久的一天,她的生命也会枯萎、凋谢,最后终结。可是,死神却拒绝她迈入地狱之门,让她残酷地生存着……那时,她毕竟年幼无知,还没有能力去思考人生的意义,并不懂得深层的苦恼。

爸爸、妈妈为了救治她的病,曾背她到过泸州医学院开刀;送她到宜宾的一家医院诊治过。父母为她操碎了心思,花费了大量的钱物,奉献出了恩情。因此,那时她家在童寺镇是借债最多的一户。赖雨讲,她家用于治病的钱,捏都可以捏成她那么大的一砣了。

当赖雨长到10岁以后,就更渴望读书了,天天吵着爸妈背她去上学。但因种种原因她的祈求暂未实现,就借来课本缠着姐姐教她识字和算术。

一天,镇上街村民小老师熊佳勤知道赖雨渴求上学,熊教师便来到她的家中,对她进行了“考试”,之后信心十足地对她爸妈说:“这孩子虽然不能行走,身体残疾,高位瘫痪,可她天生好学,大脑机灵,眼睛有神,读书准行!”

熊老师的厚爱,给她带来了阳光,爸爸妈妈终于下决心送她上学了。她有幸插入熊老师教的2年级4册半期的班中。上学对她来说如愿以偿,虽然美好。但面临的困难实在太多太多。首先要解决的是必须有人接送,还要制作特制的桌凳。开始上学她是姐姐哥哥和爸爸妈妈轮换背去上学的。不久,熊老师就安排班上的几个比较大点的蓝吉英、张明芳等同学负责背她上学。

赖雨面对的困难远远不仅这此,诸如在上学时不能喝水,以免在学校解手,麻烦同学和老师。她读小学3年、初中3年的日子里没上过一次厕所。那时,她想解手,就坚持熬着,熬得肚疼头痛,也不喊不叫。

再就是要控制食量。记得有一次还没等背她的同学出门,她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妈妈闻声惊慌地抱着问她:“泉儿(以前赖雨的名字叫赖超泉),怎么回事?”她哭着说:“饿!我快饿死了!”因为每个上学日,她只能吃半饱,常常在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就饿得难受,心慌乱跳,以致后来患了胃病。

她上学的时间里,有过许许多多欢快的日子。由于她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老师和同学们推荐她当过班上的文娱委员、班长。学校有时组织文艺表演还请她当编导。老师和同学对她的友爱和信任,增加了她生命的活力。

初中毕业后,她就没有上学了。因为,镇上无高中。读高中需到几十里外的地方去读,没人陪伴和照顾她,生活实在无法。好在读了初中已为今后的自学打下了文化知识的基础。

读书,是她一生中的精神支柱

尽管赖雨是个残疾人,但也有美好的理想,她曾经有一个梦想是上完初中读高中,高中读完上大学,也许哪一天中国的医学界出现了奇迹――能治好她的病。那么,她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当一名地质队员,走遍千山万水,为祖国寻找宝藏。然而,她的理想就像天边的彩虹――看得见够不着。

不能进学堂,在家里读书,照样可以自学成才。她喜爱读书是由来已久。她有生读的第一本书叫《军中的女》。书中描写一位女军人,在一次抗洪抢险的战斗中,为抢救国家和群众的生命和财产而受伤,造成了终身残疾。但她并没有向病魔低头屈服,而是身残志不残,顽强地同病魔作斗争。她经过拼搏和奋斗,最终战胜了自己,取得了成功,成为了社会有用的人。这本书对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她懂得身残志坚,自强不息的真谛,使她明白了书给她丰富的精神食粮,使她从此与书结下了终身之缘……

于是,她寻找到了精神支柱――读书,用这种“武器”来向命运挑战,来战胜病魔来填补心灵的空虚,来减轻自己的病痛,来充实自己的人生,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初中毕业后,她虽然整天躺在病床上,但有书作伴,她也就逐渐认识了外面的精彩世界。读书,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十分不易的事情。特别是1991年她爸爸去逝后,她因悲伤过度,原来勉强能翻书的二指也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头部弯曲也受到限制。不读书,生不如死。因此,她就用一只特做的小木凳卡在左腿上放着书,用竹片绑在手掌上支撑二指,又用胶布缠在手指上翻书页。可它太重太笨,还是不尽人意。后来她就学会了用嘴唇和舌尖翻书了,如今已很熟练自如。

为了走文学创作的道路,1980年她参加了四川自修大学的学习。可参加考试对她来说实在是惨不忍睹。因为,她必须要带上自己特制的凳子,可还是够不着写字,教师就拾来砖头垫在凳子下,由于她手指失去力量,尽管她坚持考试,写字速度太慢太慢,还没到做完一半的试题,考试就结束了。考三科没有一科及格的。经过这次考试的失败,赖雨虽然坚持了自修,但再以没有参加考试了。

1984年12月,她在《人民文学》看到了一则招收创作函授学员的启示,旋即她给他们去了一信:

我是一个残疾人,生活逼迫我不得不走写作之路。闭门自学,我怀疑自己写不出好文章。今将我的习作《蝴蝶结上的梦》寄去,假若你们认为我有培养的基础,请免费收为函授学员吧。请不要同情我,因为这样也许会耽误我的一生。

信和文章寄出去了,她没抱多大希望。然而,万万没有料到,不到一月她就收到了参加人民文学创作函授学习的通知书,更让她高兴的是寄去的那篇处女作已被采用,将刊发在《人民文学之友》1995年第4期杂志上。结业时她被评为了优秀学员。从此,她才真正地树立了文学写作的信心。

写作,是她今生生活和生存的方式

写作道路的艰辛,宛如跋涉那崎岖坎坷的台阶,奔波在那些弯弯曲曲的盆道上,迈过那方格纸上的分行,不如走盆路口那么容易――迈步即出。而赖雨这个寸步难行的残疾人却奋不顾身地向前蠕动、挪动,哪怕就是从半山腰中摔下,跌得粉身碎骨,她也心甘情愿,义无反顾。

写作,对她来说比读书更为艰难。因为她除了眼睛和嘴巴、头部和体内血液能运动之外,其余几乎不能动作,连头埋下去了也要别人帮助才能抬起来。她写字的方法也与众不同,先要请别人把一只特制的小木凳卡在左腿上。横放好本子,再帮她把左手抬上纸,在左手间里插入笔。她便用左手爬行滑动写字,每写一个字都很吃力。不是用笔写,而是用身写,一笔一笔“爬”出来的。每写一页都要花费1个多小时。有人把她写字的姿势定义为“横排纵写,竖字横写,自成一体。”如今她经过多年来的操练,她写的字比较好看,许多人见了都说是象练过书法的。

她开始写作是从写日记开始的,写的都是些闲花野草。她写的第一篇日记是为姐姐出嫁而写的。征得她的同意,现摘抄于后:

81年10月2日,晴   我亲爱的姐姐出嫁了。早晨醒来,姐姐没有在身边,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从此之后,姐姐就属于那个名叫杨怀树的男人了;从此之后,姐姐再不能每晚上帮我翻身,帮我读书,帮我梳头,帮我生活的一切;从此之后,姐姐解放了,开始幸福地生活,而我的生活将会变得一塌糊涂,这怎不叫我伤心呢?

可我并不抱怨,姐姐曾经为我牺牲了许多,失去了童年和青年的自由欢乐,尤其是她的初恋……我虔诚地祝福姐姐新婚幸福,万事如意。在新婚姻之夜,姐姐的感受如何?今生我是没有这个福份去感受了……

在姐姐大喜的日子里,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这也许是为她流出幸福的泪水。因为,我实在是为姐姐高兴啊。

姐姐出嫁在同一个街上,虽然每天照样回家帮助赖雨,可她毕竟成了别人的妻,有自己的家了。这时,她为了缓解内心的苦闷和惶恐,就不断地写日记、写随笔、写散文,以驱除烦恼,控制思维。从这时起,她开始写作,不停地写、写、写……

虽然她读了许许多多的文学著作,用“读书破万卷”来形容也不过分。可她长期蜷缩在病床上,使她的天地空间太狭窄。

为了体验生活,了解外面丰富的世界,她叫人把她家的穿衣镜对着街上,从镜子里反射观察街上来往行人的举止动作。可镜子里面的人和事都是冷冰冰的,不真实不可爱,无法真正触摸到社会火热生活的脉搏。后来她就要求来家的朋友,每次必须讲一个生活的故事,哪怕是一件火柴棍大小的事她都乐意听,甚至记录下来。

写作,又使她度过了10多个春夏秋冬。她自己也不知写了多少文稿?烧毁了多少文稿?现在留下来的文稿,包括诗歌、散文、小说至少有上百万字,她还写了85本日记。这些文稿堆起来,已超过了她的身高。现在她正在筹划出版一本《赖雨日记选》、《赖雨散文集》。同时,她将在近期内改写完自传体长篇小说《爱只是伤害》。随后,她将继续完成于1991年就已动笔写作的长篇小说《蛇地诱惑》……

对了,虽然她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些散文、诗歌等文章,但都不是她主动投的稿子,而是朋友们推荐的,有的是她参加文学创作寄的作业,有的是别人带去发表的。至今,她还没有真正地向报刊杂志投过一次稿,她总认为自己的文章登不上大雅之堂。

在人间真情的帮助下,她终于趟过了迷惘的沼泽

赖雨作为一个特级残疾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的确确是健康人难以想象的痛苦。譬如说吧,每当晚上睡觉翻身,总要叫人帮助方可。而夜深人静之时,正是别人梦香的时候,她就不忍心叫醒陪伴的人。忍啊忍啊,实在忍不住了才张嘴喊。忍,是多么的难受:“心上插把刀”。

而每一个护理照顾过她的人,包括幼年时长期照料她的姐,她们久而久之都麻木了她的喊声,以为是自己在做梦。这的确不是她们不愿意帮她而且她们都很年轻,刚来帮助她的张述萍18岁,曾云聪才16岁,宋世勤仅14岁。她们年少睡觉沉,喊都喊不醒,每一次都是由慢到快,由低到高,有时甚至要喊几十声才能喊醒对方。为此,她常常一个人在黑暗里悲伤哭泣,但后来她想泪水改变不了现状,最好还是自己想法尽量减少别人的麻烦,也减轻自己的心灵承受的苦痛。因而,她养成了熬夜读书的习惯。

特别是当她妈妈去逝后,尤其是爸爸又撒手离开人间时,对她的打击太大太大了,如天崩地塌,那种悲伤,那种惶恐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为今后的生活而忧,她为今后的日子而愁。她问苍天为何对她如此不公?为何使她累遭不幸?

面对残酷无情的现实,她今后的日子怎么过?还有,因为她这个“病砣砣”,哥哥老大了总是谈不好对象。而她昔日的同学,有的读了高中上了大学,有的读了中专,有的参加了工作,他们都寻找到了今后的幸福。而她除了一身残体几乎一无所有。

那时候,她孤独痛苦,悲观叹息,“如此活着有什么乐趣,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她曾经读过叔本华的书,叔哲人告诉她:“人生就是苦海,要解脱只有3条路;一是死去;二是出家;三是从事艺术。”

她按哲人的指点,死去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她活在世上,只能给别人带来负担和麻烦,死去了可以减轻家人的累赘,自己也就解脱了。可是,像她这样的残疾人连死的能力都没有。上吊够不到绳子,跳水走不到河边,割腕自尽拿不动刀,吃药没人给她买……尽管她那时曾付诸过死的行为,可死神却拒绝了她。那么选择出家的路,这对于她来说也是望庙莫及。没法,哲人还给她指明了一条路――从事艺术。于是她别无选择,只能潜心修炼,创作艺术作品。

诚然,在她灰色的日子里,曾有过许许多多扶助过她的人。譬如:她的爸爸妈妈为她操碎了天下的父母心,以致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她的姐姐为了照料她,整天伴她在病床前失去了童年的欢乐,还有那些曾经关心和帮助过的老师和同学朋友。

姐姐出嫁后先后有6、7人自愿照顾她。第一个来照料她的张淑萍,比赖雨大1岁。她们俩人爱争论,好几次互不相让,她就睹气往家里跑。但她一回家就觉心儿空空,又迅速返回来照料她。后来她结婚了不得不离开她。如今她虽然在西藏打工,却又叫来她的丈夫曾锋奇来帮她,主要承担开电三轮,为“全家人”挣生活费。

还有从16岁起就来照料赖雨的曾五妹,今年已经是15个年头了,她除到西藏同恋人结婚的时间以外,其余时间全部在赖雨家。尽管她如今小孩已经4岁多了,仍然留下照料她。这为什么?全凭一种相处的人间友情,姊妹情感。为此,她付出了许多许多。由于与丈夫相聚太少,感情淡漠,时下夫妻正闹矛盾呐。尽管如此,曾五妹仍然帮她做家务,有时还帮她记录文稿,替她给别人代笔回信。她俩感情深厚,无话不说。

曾五妹结婚生孩子后,夜间不能陪伴赖雨睡觉,宋世琴小妹妹又向她走来了。如今已同她住了6年。尽管宋妈妈曾叫她回家找挣钱的事干。可她回家后几天又回来了,说舍不得离开赖雨。现在她获得妈妈的同意,夜间陪伴,白天在城一家做皮鞋的店子学手艺。

还有赖雨的同学陈晓,知道赖雨写作,又渴望外出旅游体验生活。于是1985年的夏天,陈晓就同两个朋友把她带到了乐山观光,又抱她登上峨眉山,他们硬是轮换地抱、背着她爬坡登山,艰难地一级一级地登上金顶。她们在登峨眉山上,沿路的游客对一个瘫痪姑娘的如此壮举,虽然未必都能理解,但都向她投来敬佩的目光,特别是俩个美国人,一直同她们一路登山,老外不时向赖雨伸直大拇指,以之赞扬肯定。使她这个特级残废者也同健康人一样,有幸观看了佛光、日出、云海……

后来,赖雨的朋友和同学们带她去过成都、到过泸州的玉蝉寺、闻名天下的蜀南竹海,天下奇观的兴文石海洞乡;游览过大足的石刻、几次观赏过自贡灯会,还远行到过山东,目睹了大海的波澜壮阔……这些为她今天的写作起一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作为残废人,面对亲人和朋友对她如此的付出,人们对她如此的厚爱,朋友对她无私的援助,给她的心灵带来了莫大的慰藉。人间的友谊真情,大自然的美丽,祖国的温暖,驱除了她曾经心中的阴霾,使她闯过了人生迷惘的沼泽。面对现实,她决心身残志坚,自立自强,扬起残体的心船之帆,放飞情感,去追寻她确立的人生目标!

爱心扶助,令“小雨”难以“泉水”相报

赖雨原来生活在富顺童寺镇。由于她家为她治病负债累累,加之她母亲、父亲又过早地离开人间,剩下她姐弟3人。哥哥姐姐的工作单位效益都差,且都成家生子,自身也生活在贫困中。她家的生活一直困难,赖雨因特残享受到每月60元的民政补助,算是那时的基本生活费。

为了生存,她家曾用私房开过饮食店,由张淑萍夫妇管理经营,可后来店子太多,生意不好做,维持不了。加之,姐姐已离婚迁居县城,劝她搬进城里,也好照应。于是,赖雨于1996年的夏天,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购买了一处住房。

自从她搬进县城以后,她的事迹渐被子人传开,社会对她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为此,她曾写过一篇散文《城市并不冷漠》,写的是一群关心和帮助她的城市热心人。

为了全家人的生活,赖雨又借钱买了一辆电三轮,办了一个“特别通行证”,这样生活来源就基本有保障了。另外,她还办了“赖雨书屋”,把藏书奉献给朋友,同时也收取微薄的借阅费,以补助家庭之用。

自从赖雨事迹被富顺和自贡的新闻媒体介绍后,特别是在四川日报、四川电视台报道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较大的反响。不少干部学生、工人农民、解放军朋友都来关心她。令她感动的还有人民政府和社会各界对她的关心和帮助,县里的领导都来探望过她,有的还来过几次,对她的生活、创作给予了极大的关心和支持。

自贡市远大公司董事长张远平来看望她时,承诺每月提供100元给她做生活费;自贡市光明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兆国也援助她500元,江阳液化气公司为她家免费安装了液化气设备;富顺县广播局免费为她安装了闭路电视,城关镇为方便她与外面尽快勾通联系,特意给安装了一部电话;县红十字会日前给她买来了一辆不绣钢的轮椅……

假若不是得到这些关注和厚爱,也许她早已被死神牵手而去了。当然,今生她唯一能报答别人的,除了努力写作,尽情地抒发对生活的热爱,把自己坚持苦读、用心写作的体验,制作成一粒粒精神食粮,奉献给社会和关心她的人们,奉献给青少年朋友之外,就是劝慰和鼓励身边一些遇到挫折而灰心丧气的人,让他们明白人生的真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恼和不幸,希望他们多想自己有的,少想自己没有的,多想别人没有的,少想别人有的,那么他的心就会平静,就会得到慰藉。

一次,赖雨收到一位来自绵阳市看守所的犯人曹永良的来信,她特意给他回复了一封长长的信,想给予他帮助,促进他脱胎换骨,早日成为社会的新人。信被《富顺报》编辑看见了,说对青少年朋友有帮助教育意义,就在报上全文发表了。

今天,她也力所能及地做一点对社会有益的事,给学生讲课、指导作文;还偶尔到有关部门和单位去讲自己身残志不残,奋发苦读写作的故事,奉劝青年朋友珍惜青春时光,努力求知,为祖国的早日富强、振兴中华而奉献力量。

播散心雨,她的心空一片蔚蓝

2000年4月,“赖雨热线”在成都开通,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她几乎成了当月的新闻人物。

赖雨说:“ 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数不清的关爱之中,她的内心充满感激。

问及她为何想到来成都开“热线”?她说,她从1998年在自贡开通“赖雨爱心热线”后,给一些需要做“心理按摩”的人“疗伤,用她的亲身经历和30多年的读书心得,与一些打进“热线”的人进行交流,娓娓长谈,而且效果很好,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的反响,“热线”很快就由一条增至10条。

由此,赖雨想把自己的“热线”牵到成都,给更多的人进行思想、人生等等方面的交流,让自己的一点微薄力量,来为社会和需要的人做点事情,说来就来了。她在热线中遇到过一些令她记忆犹新的故事――

一位打工妹进城打工遭遇挫折,就十分沮丧,特别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和能力。她就致电赖雨:“城市始终是别人的城市,她承受不了在城市里生活的压力,她的命运很不幸,也许在哪一天就会被城市淹没……”

赖雨告诉她,“一定要挺住,不要悲观失望,更不要急于求成。要求她做好每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赖雨还给她讲述了她对命运的理解,她对她讲:“每当我要叹息和流泪的时候,我就摇摇头对自己说没有用的,命运赐给你的,你只有承受。眼泪和悲叹改变不了客观现实。就这样,在一次次的忍耐中,我的生命成熟了,并且有了韧性。当然也有例外,感谢这例外的悲哀,使我的心不至在沉默的忍耐中麻木。”

据说这位打工妹经过赖雨的几次“心理按摩”之后,她对人生、命运有了全新的认识和理解,并重新扬起了生活的风帆,在都市的大海中,去寻找自己的坐标。

一位因两次做过白内障手术的人,眼睛几乎失明,加上失恋,因此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赖雨就耐心地对她讲:“你和我比较,根本就算不得残疾人,当然给健康人相比,也许你的双眼没那么明亮,可你已经看过了花开,看过了日出,应该满足了,而有些人生下来就在一片黑暗中,那么他又该怎样面对生活呢?”她的一席话,让这位“话友“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对她说:“你的真诚话语,仿佛点燃了我心中的明灯……”

一位中年妇女多年洁身自好,见单位上的同事成天沉溺于麻将、卡拉OK心理很不平衡,就致电赖雨:“未必是我错了?”

赖雨告诉她,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只要不与法纪和单位规章相违,都是允许的。劝她多看看同事的优点……

 一男青年被女朋友抛弃后产生轻生念头,他刚与赖雨说完“不想活了”就扔下话筒,急得赖雨哭了几次。中午恰好其父按重拔键问“这是哪里”才又找到线索,赖雨叫老爹先四处找人要紧……人终于在河边找到。回家后,老爹拔通“热线”让青年与赖雨通话,半小时后,小伙子放下了包袱,表示立即出门打工挣钱,回来再请赖雨喝茶。

赖雨的爱心,解开了千千结。尽管她每日累得浑身疼痛,但她“睡着了都在笑。”

许多人,熟悉的、陌生的、远道的、近处的无不涌向赖雨,听她平静地说:“只要你走近我,只要我面对你,我会很真诚很热情地与你谈笑风生,也许那时的我正在悲苦里徘徊、挣扎,但你无法察觉。我会竭尽全力让你畅所欲言――你千万不要把这看作是有所图谋的伪装和欺骗……”

如今赖雨有很多朋友,他们的交往、交流都是互相鼓励,相互关心,相互安慰,真是心与心相碰,情与情相连,没有设防,唯有坦诚。因此,他们都愿意对她敞开心扉,互相倾诉,有不快乐时,她就积极地给他们化解,尽管不能从“根本上”去帮助他们,但愿意静静地听他们倾诉……

赖雨的心空,永远播散着心语;赖雨的心空,永远装着人间的爱真;赖雨的心空,永远阳光灿烂!

 

编辑:周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