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浅谈手语翻译对涉聋案件审理的影响

2021年09月2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21年第9期

文_潘丽

我是一名生长在聋人家庭的听人子女。自1990年10月在区残联工作兼做手语翻译,至今已有30年。

30年来,我一直不断学习、钻研翻译技能,提升自己的翻译能力和水平,得到聋人和有关部门认可,常年协助公检法系统为涉及聋人的刑事及民事案件做手语翻译。2018年底,经沈阳市和平区人大任命为区人民法院的人民陪审员。

多年来为涉及聋人的司法案件审理做翻译的经历,让我深刻认识到手语翻译对于案件审理的重要性。

手语翻译在司法案件中的作用至关重要

手语翻译在聋人司法案件中,承担着辅助查明案件事实、确保聋人诉讼权利等至关重要的职责。在涉及聋人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所有的讯问都需要手语翻译参与,他们的工作会直接影响有关部门执法,影响聋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参与司法案件审理的手语翻译职业素质、技能水平非常关键。他们不仅要精通国家通用手语,还要熟练掌握本地聋人日常使用的习惯性手语,并能根据聋人的心理特点,配合司法部门展开讯问。这些都是一个司法手语翻译人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翻译质量,拉近与聋人犯罪嫌疑人之间的距离,获得聋人的信任和认同感,使聋人犯罪嫌疑人能够如实陈述事情经过。

例如我在参与聋人刑事案件审理的时候,都会在司法人员正式讯问之前,在征得司法人员同意的前提下,和聋人犯罪嫌疑人进行简单的沟通。通常会这样自我介绍:我是残联的手语翻译,是聋人子女,我的手语是否看得懂等等。然后安慰他不要紧张害怕,请他放心,我会将他说的话如实翻译给司法人员。以此打消聋人犯罪嫌疑人的紧张和顾虑。同时这个交流也是在向聋人犯罪嫌疑人传递一个信息:我手语很好,也非常了解聋人,不要妄图假装看不懂而不配合审查。从而打消个别聋人嫌疑人想抵抗不认罪的念头,保证讯问过程顺利,为维护司法公平公正打下良好的基础。

翻译质量是让聋人感受司法公平正义的前提

多年参与涉及聋人案件的审理经历,让我深深地感到,手语翻译质量直接影响着司法审判的公平和公正、直接影响着聋人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说近期我参与的两个案件,便充分印证了我的想法。

第一个案例:案件涉及到的两个聋人犯罪嫌疑人原本不认识,聋人甲在火车站售票处偷了一个行人的手提包,出来在广场上遇到了正用手语问路的聋人乙,遂上前搭话,两个人对话时被警察抓住。由于聋人乙没念过书,手语不好,还有偷盗前科,在公安侦查阶段被认定为两个人共同犯罪,聋人乙是从犯。我在接手翻译工作之后,结合聋人心理特点,察言观色,感觉这个聋人极有可能是被冤枉的。审讯时他的一些动作和嘴里发出的无意义的声音被办案人员当成是脾气暴躁,认罪态度不好。我便将自己的初步判断还有文盲聋人的特点与办案人员进行了沟通。办案人员及时调整了讯问方式,一个问话换几个角度用不同的方式提问,最终搞清了事情的真相,还这名聋人以清白。

第二个案例是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一起盗窃案,涉及到两名聋人,其中一个已经认罪、判刑,但另一名嫌疑人聋人丙拒不认罪。检察院在起诉阶段发现,他们请的手语翻译为聋人丙翻译的供述内容与之前公安侦查阶段及检察院批捕阶段的笔录有很大出入,便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如此反复就成了积案。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本着对案件高度负责的态度找到了省残联,请省残联帮忙找个权威的手语翻译将案件审查的同步录音录像进行复核。省残联领导将这个工作交给了我。办案人员告诉我,因为找不到持证的手语翻译,他们认为有教师证也可以备案,所以不同办案阶段请来的四五位手语翻译都是聋校教师。

一共8个多小时的录像,我看了整整一天,边看边将有问题的地方做了记录。这个过程,我心里是又生气又难过。为什么气?从录像中就能看出来,之前这几位所谓的手语翻译不只是手语技能差,还没有责任心,完全没有真实地反馈聋人提供的信息。特别是整个案件中的首位翻译,从录像可以看出,她打的手语聋人丙根本看不懂,而她也看不懂聋人丙打的手语。不可原谅的是,她却靠自己的臆断翻译聋人丙的表述,导致办案人员对事实认定错误,将聋人丙不认罪的行为定性为认罪态度不端正,狡猾抵赖。从录像里还可以看到,面对聋人丙看不懂她手语的情况,她告诉办案警官:“这人不老实……”而办案警官只能信任手语翻译的转述,却不知这位手语翻译压根就没看懂聋人丙说的是什么,所谓的翻译出来的供述,都是她自己猜测出来的。

在另一段关于聋人丙的录像中,警官问他:“你自己穿的什么衣服?”当时的手语翻译是一位看起来已近退休年龄的女教师。聋人丙看完翻译回答说:“我拎个黑色兜子,类似警察那样的兜子。”对这句话,这位教师给出的翻译是:“警察知道。”这位教师看到聋人丙不认罪,自己手语又跟他讲不通,非常生气,用手指着聋人丙转过头跟警察说:“还不承认!这人太不老实了。”看到这一幕,我难过的心情无以言表。那天,我盯着这样驴唇不对马嘴的录像看了一天,眼睛酸痛,心里真堵得慌,真心替聋人丙感到憋屈。本来就有嘴说不出,还没有人能帮他把想说的话翻译明白。这位聋人来自黑龙江一个小县城,因为案情没有结果被监视居住两年多,对他和他的家庭、孩子都带来很不好的影响。 

以上两个案件的审理过程,全都体现了翻译质量对案件审理产生直接影响。就拿第二个案件来说,由于办案人员依据第一位手语翻译的表述将案件定性,后边的办案人员和翻译往往依据前面笔录形成了第一印象,严重影响讯问结果的客观性、真实性、全面性。

规范手语翻译行业才是最终解决问题之道

我认为,发生上述现象的原因主要是我国司法案件手语翻译行业的发展还不够规范。

一方面,根据司法机关关于翻译持证上岗的要求,很多翻译技能很好的人,由于没有手语翻译职业资格证,无法发挥特长。而另一方面,聋校教师虽然有证,但他们的工作领域和手语翻译工作领域特点大不相同,一个是研究如何教学,一个是研究如何翻译。大多数教师擅长教学,极少接触社会聋人,对社会聋人日常交流的手语掌握并不多,对法律专业术语和法律常识更是不甚了解,这往往导致办案人员要表达的法律知识和法律术语无法正确、有效的传递。目前,国家手语翻译水平等级考核标准还在制定过程中。所以,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对这类手语翻译能够出台一个缓冲的政策,以解急需。

此外,我国司法案件手语翻译工作尚没有制定统一的、与其职责相称的服务和酬劳标准。一般都是按次给付几百元的翻译费,这与手语翻译所处的诉讼地位、所承担的诉讼义务和责任是极不相称的。目前,很多手语翻译都是靠着对聋人群体的爱心和情怀去承担这份责任,这不利于司法案件手语翻译的规范发展,需要尽快出台手语翻译服务和酬劳标准。

再者,要加强对手语翻译服务的监督审核,建立完善的责任处罚机制,建立行业监管机构,对手语翻译队伍进行管理、教育和监督。为了让侵害聋人权益的事情不再发生,前文案例中提到的对审讯全程录音录像便于审核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