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18岁盲人男孩王子安被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录取 爱拚才会赢

2018年03月05日 来源:中青网

母亲带王子安(左一)通过触摸感知植物。.jpg
母亲带王子安(左一)通过触摸感知植物。

王子安永远忘不了那个下午,盲人学校的老师用很平静的语调,向这群有视力障碍的少年宣告:“好好学习盲人按摩,这是你们今后唯一的出路。”

“怎么可能?!”这个双目失明的男孩觉得自己突然“被推进无底的深渊”。在盲人学校的楼道里来回走了许多圈后,10岁的他决定和命运打个赌,用音乐为自己找条出路。

去年12月,凭着出色的中提琴演奏,18岁的王子安收到了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他将于今年9月前往这所世界知名的音乐学府。眼下,他正在加紧学习英语。

再把时间拉回到王子安10岁的那一天,从盲人学校回家后,这个男孩“惊诧又愤怒”地向父亲描述在学校的经历。“你的双手拥有选择的权利,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父亲表情严肃,提高了声调。

王子安4岁时,父亲就说过同样的话。那时,只有微弱光感的王子安拥有一辆四轮自行车。父亲握住他的手,带他认识自行车的龙头、座椅、踏板。王子安最喜欢从陡坡上飞驰而下,他甚至尝试过骑两轮车,但有一次栽进了半米深的池塘。

从5岁开始,用双手弹奏钢琴,是他最幸福的事。88个黑白键刻进了脑子里,他随时想象着自己在弹琴。遇到难啃的曲子,老师抓住他的小手在琴键上反复敲击。指尖磨破了皮,往外渗血,他痛得想哭。

“看不见怎么了?我的人生一样充满可能。”王子安用手摩擦着黑白琴键,使出全部力气按下一组和弦。

他有一双白净、瘦长的手,握起来很有力量。他从不抗拒学习按摩,只是,他讨厌耳边不断重复的声音:按摩是盲人唯一的出路。

在父母为他营造的氛围里,王子安觉得自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小孩。他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也和他们一样坐地铁、看电影、逛公园。即使被别人骂“瞎子”、被推倒在地,他也只是拍拍身上的土,心里想“瞎子可是很厉害的”。

2012年,王子安尝试参加音乐院校的考试,榜上无名。不过,他的考场表现吸引了中提琴主考官侯东蕾老师的注意。

“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面试时,侯东蕾问王子安。

“生命!”这个考生高高扬起头,不假思索,给出了最“与众不同”的回答。

半年后,侯东蕾辗转联系到王子安的父亲,说自己一直在寻找这个有灵气的孩子,希望做他的音乐老师。

这位老师忘不了王子安双手落在黑白琴键、闭着眼睛让音符流淌的场景,这本就是爱乐之人该有的模样。

听从侯东蕾老师的建议,王子安改学中提琴。弦乐难在音准,盲人敏锐的听觉反而是优势。

老师告诉他的弟子,音乐面前,人人平等,只需要用你的手去表达你的心。

但这个13岁才第一次拿起中提琴的孩子,仅仅是站姿,都会前后摇晃,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当闭上眼睛,空间感消失,身体的平衡感会减弱”。为了苦练架琴的姿势,王子安常常左手举着琴,抵在肩膀上好几个小时,“骨头都要压断了”。

最开始,他连弓都拉不直。侯东蕾就花费两倍三倍的时间,握住他的手,带他一遍遍游走在琴弦上。

许多节课,老师大汗淋漓,王子安抹着眼泪。侯东蕾撂下一句“吃不了这份苦,就别走这条路”。

母亲把棉签一根根竖起粘在弦上,排成一条宽约3公分的通道。一旦碰到通道两边的棉签,王子安就知道自己没有拉成一条直线。3个月后,他终于把弓拉直了。而视力正常的学生,通常1个月就能做到。

但他进步“神速”。6个月时间就从中提琴的一级跳到了九级。

学习中提琴之后,他换过4把琴,拉断过几十根弦。他调动强大的记忆力背谱子,一首长约十几分钟的曲子,通常两三天就能全部拿下。每次上课,他都全程录音,不管吃饭还是睡前,他总是一遍一遍地听。好几次他拉着琴睡着了,差点摔倒。

奋斗的激情,来自王子安的阳光心态。这个眼前总是一片漆黑的年轻人,从不强调“我看不见”。他自如地使用“看”这个字,“用手摸,用鼻子闻,用耳朵听,都是我‘看’的方式”。

他也不信别人说的“你只能看到黑色”,他对色彩有自己的理解:红色是刺眼的光;蓝色是大海,是水穿过手指的冰凉;绿色是树叶,密密的,像甘蔗汁的清甜味。

他学会了坐公交车从盲人学校回家,通过沿途的味道,判断车开到了哪里。飘着香料味的是米粉店,混着大葱和肉香的是包子铺,水果市场依照时令充满不同的果香。

在车上,他循着声音就能找到空座位。他熟悉车子的每一个转弯,不用听报站,就能准确判断下车时间。

“人尽其才,有那么难吗?”在“看”电影《无问西东》时,他安慰自己“只问努力,无问西东”,同时忍不住想象遇见梅贻琦校长,被他录取。

当第三次报考音乐院校失败后,母亲发现平日里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儿子,会找个角落悄悄地哭。

有人劝这家人放弃:“与其把学琴的钱打了水漂,还不如留着给王子安养老。”

也有人建议王子安,“乖乖学习盲人按摩”,毕竟盲人学校的就业率100%。

在共青团主办的广州市第二少年宫,王子安得到了很多安慰。报考音乐院校失败时,这里的同学会握住王子安的手,拍拍他的肩。甚至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陪他练琴。

广州市第二少年宫有一个由普通孩子和特殊孩子组成的融合艺术团,97人中,70%是特殊孩子。2014年,团长关小蕾在这片孕育改革气魄的土壤上先行先试,尝试融合教育。这是一种在发达国家较为成熟的教育理念,让智力障碍、视力障碍、肢体障碍等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与普通孩子在同一课堂学习,强调每个人都有优势和弱点。

王子安成为融合艺术团的一员。在这个不以身体障碍区分“普通”和“特殊”的团队中,王子安被大家称作“中提琴王子”。

他总是耐心解答小伙伴的各种疑问,从不介意自闭症同伴讲话颠三倒四。一次,一个年龄小的孩子摔倒了,趴在地上哭。他就循着声音过去,蹲下来鼓励他自己站起来。同样,当王子安需要去洗手间时,总会有人牵起他的手,给他指引。

“就像真正的朋友那样。”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寻求相似,接纳不同。”

在关小蕾看来,只需要创造一个融合的环境,孩子会在相处中发现,身体障碍者需要支持,就像近视的人需要眼镜一样简单。这也是王子安一直以来所认同的理念。

在融合艺术团,王子安和他的伙伴挽着手,登上过广州著名的星海音乐厅,也曾受邀去美国、加拿大、瑞士、法国等国家演出。他们中,有人声音高、有人声音低,但不妨碍每个人同等地享受音乐的快乐。

“虽然我看不见这个世界,但我要让世界看见我的奋斗。”一次异国演出途中,吹着太平洋的风,他挥动帽子,高声喊着。

这是让关小蕾流泪的画面。她常告诉艺术团的孩子,其实人人都有障碍,只是有轻有弱,有人可以掩藏,有人显露在外。“我们创造融合环境,是为了每个人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同样毫无惧色地拥抱未来。”

经历内心种种的磨砺,王子安在18岁这年,依旧将音乐这条出路作为自己的成人礼。

去年11月的那天,王子安站在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的考官面前。他特意用啫喱抓了抓头发,穿着母亲为他准备的黑色衬衫和裤子。花了半个小时,拉完了准备好的4首曲子。

“虽然这不是最后的决定,”面试官迫不及待地把评语读给他听,“因为你出众的表现,我会为你争取最好的奖学金。”

“我赢了”,灿烂的阳光下,他在心里放声大笑。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