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高考第一人”张耀东:正准备考研,“要有人走在前面”

2017年06月08日 来源:澎湃新闻网

71db7ebab9e2f171d0b6d8693e94a51f.jpg
5月23日上午,《金匮要略》课,张耀东一边听课一边用电子助视器看书。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朱莹 摄

2014年6月7日,高考第一天,甘肃天水六中第86考场。2名监考老师,1位考生。

张耀东坐在左边临窗第一排,桌上放着一盏白色台灯,一个红色电子助视镜。面前铺着一沓68页厚的大字版试卷。

他拿起助视器,放在试卷上,左眼紧闭,右眼努力睁大,头距离助视器不到5厘米。

这是盲人张耀东一个人的高考。

2014年被称为“盲人高考元年”。

2014年3月28日,教育部发文“有盲人参加考试时,为盲人考生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打开了盲人参加普通高考的大门。当年,全国930多万参加高考的学生中,仅有3名盲人。张耀东以558分的成绩考入湖北中医药大学,成为我国首位通过全国统一考试被大学录取的盲人。

老师和同学当他是“励志楷模”和“明星同学”,夸他:“你给我们创造了奇迹。”

张耀东觉得这不是什么奇迹,是爸妈和他一起做到的事。

左眼失明,右眼视力0.02,站在离视力表一步远的地方,张耀东也只能看见最大的字母。从小,他就生活在一个迷雾般的世界,他看得到颜色、轮廓,却扯不掉蒙在眼前的那层厚纱。

父亲张鉴和母亲李晓涛想尽办法让儿子活得和正常人一样,他们手把手地教他走路、吃饭,为他争取上学的权利,一步步将他送进大学。

张耀东懂得父母的辛苦,但他不愿谈及这些心酸,“不敢想,一想就难受”。他反复说:“如果弄不好,你对得起谁?谁都对不起。”

每每被问及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都会脱口而出:正常人。

“那个特别的学生”

2017年5月22日晚,澎湃新闻初见张耀东时,他身穿一件白蓝相间的T恤,及膝牛仔短裤,正坐在寝室电脑前听新闻节目。

看到记者进来,他忙起身,用一口道地的甘肃话向记者问好。

今年21岁的张耀东皮肤黝黑,身材健壮,除了深陷的双眼,看上去和同龄的男孩子没什么两样。

说起自己喜欢的中医,他侃侃而谈,不时引经据典。偶尔话题跑偏聊到历史、地理、自然等知识,他也能大谈一番。

三年前,他进入湖北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父亲张鉴来到学校陪读,两人居住在学校提供的一间六人间宿舍里。

每天,他7点20起床,11点睡觉,其他时间不是上课、实习,就是在图书馆捧着医书啃。严苛的作息让父亲张鉴都有些心疼,“看他学得苦,很心疼。作为父亲,还是希望他去玩耍,不希望他那么刻苦。”

在同学李悦看来,张耀东是“学神”一般的存在,爱看书,能沉下心做学问,《中国现代医学史》一门考了满分,让她这个视力正常的人自愧不如。中医需要背记很多知识,他往往看一遍就能记下来,“记忆力特别好”。

“他是我们学校的 明星同学,上过电视。”同学柳江湖说,张耀东中医基础理论方面的知识掌握得特别牢固,经方背得熟。今年1月,姐姐感冒咳嗽,打针喝药后久不见好,柳江湖便让张耀东帮忙开方子。喝了3剂后,感冒有所缓解,这让柳江湖很是钦佩。

张耀东很喜欢整理读书笔记。在他电脑中,有一份9万多字的中医“四小经典”专题笔记,是他花一个月时间,一个字一个字敲下去的。他将其编校、整理、印制后与同学分享。

做这个对他来说并非易事,他需要用手抱着电脑,眼睛贴在屏幕上才看得清。

张耀东还热衷于跟师门诊,迄今已经跟了8位老师,全是自己主动联系的。

王进是张耀东的跟师老师。在给学生讲《黄帝内经》时,他发现有位不是自己班上的学生总来旁听,坐中间第一排。他一提出什么问题,这个学生很快就能说出答案,“一个注解出来,他立马能讲出另一个注解。我就想,他怎么有这个能力?”

直到这位学生找上门说想跟着他实习,他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张耀东,其他老师口中那位“特别的学生”。

3be4c893e0c6343a063106e7ef115b44.jpg
张耀东和父亲住在学校提供的一间六人间宿舍。

“拧人”

王进很欣赏张耀东,说他对中医各大家的观点都有认识,不仅熟背《伤寒论》,还知道给病人开什么药方。今年3月,他尝试让张耀东为一位胃脘痛病人开方,一周后,病人复查,说效果非常好。

研究《温病学》的刘林也称赞张耀东医书背得熟,对病人很是热心。

5月23日下午两点,天降小雨。张耀东穿上白大褂,斜挎电脑包,撑着一把有些掉色的雨伞,从宿舍出门去湖北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实习。

他走路很快,边走边听秦腔,不时跟着哼两句,兴奋时还会双手舞动下。

过马路时,他侧耳听声音,提醒记者说:“慢慢走,不着急,这边路比较复杂。”

每次实习,他都会提前半小时到,安抚病人,“让他们能安稳一下,知道医生下午会来。”

一个40多岁的女病人对张耀东记忆犹新:他每次来得早,蛮勤快。虽然眼睛不好,但烧水时会抢着去。

c70a49599d532111b485c994a72a1177.jpg
张耀东床的上铺摆满了各类医书。

实习时,他会在笔记本上认真记下病人病情,也会帮忙把脉、写病历。他还在小纸条上写下自己开的药方,跟病历一起递给医生看。

像往常一样,写病历时,他的眼睛要贴近桌面才能看清,不了解情况的病人就问:“怎么不戴个眼镜呀。”张耀东笑着回:“那没办法,我也想戴呀。”

跟张耀东一起实习的柳江湖记得,有一次给病人开药时,多开了附子。张耀东看到后把他骂了一顿,“附子不是乱用的,出了问题找谁?”柳江湖连说“知道了知道了”。

“我不管你是哪个,看见不合适的就骂。”张耀东说,自己是个“拧人”,说话直来直去,不喜欢转弯。

这一点,他的初高中同学赵尤嘉深有同感。她记得初中考试时,张耀东身边的同学如果某道题做错了,他会直接说“老师讲那么多次了,你怎么还错了”。课堂上,有同学没听懂老师讲的,张耀东会说“你怎么还不会,我给你讲”。

“他内心非常单纯、正直,有原则,看不惯的事情会非常直白地指出来。”赵尤嘉说,这让他显得有些“扎人”、不易接近。

赵尤嘉和张耀东同学三年,直到初三时才成为朋友。她总结张耀东的交友原则是:第一,人品过关,跟他三观契合;第二,成绩要比较好;第三,能得到他的信任。

大学同学邱伟杰记得,每次在学校碰到张耀东,他都是一个人走,“看起来比较孤单”。

而其他受访同学也都表示,大学三年,他们只和张耀东聊过学习上的事,私下没有一起吃过饭或逛过街。

张耀东解释,这是因为“周围的同学都是班上的尖子生,相互知道对方忙,所以不会打扰”。他喜欢一个人吃饭、逛街,觉得这样自由,“我是一个不愿受太多拘束的人。”

“爸妈有鼓励你跟班上同学多交流吗?”记者问。

“天天说,为这事没少挨他们的骂。”张耀东说,但他“忙得很,没那个时间”。

被关上的门

张耀东妈妈李晓涛至今还记得,1996年3月2日凌晨,大夫抱着孩子对她说“生了个男孩,你看看”。她松了口气,“千辛万苦,终于把他生下来了。”

她给孩子取名张耀东,寓意光耀东方,希望孩子一生走得比较好。

然而满月之后,她发现孩子看东西不像其他孩子那样眼睛四处转动。她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眼睛不太好,以后可能什么都看不见。

李晓涛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撕裂自己的心,一下子什么都反应不过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扑簌而下。看着怀中熟睡的儿子,“心痛得不想活了。”

她不愿相信,又带着孩子跑遍了天水市的医院,结果都一样:孩子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有0.02,原因不清,没法治疗。

丈夫张鉴从新华书店买来眼科相关的书籍,一本本查找上面的眼科专家,给他们写信。10封信,往往只有一两封能收到回复。

听说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惠延年在眼科方面很有名,张鉴连夜坐火车去西安,问路、问出诊时间、找住宿,然后返回天水,接妻子和孩子一起去西安看病。

为省钱,他们住医院附近最便宜的招待所。

2237fdce3c7a38e6332515987757c3e2.jpg
张耀东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写着病人病情和药方。

为排上专家号,张鉴凌晨一两点就到医院排队挂号,往往排两三个晚上才能挂上号。

当李晓涛抱着儿子让医生看病时,她觉得自己像在经历一场漫长的审判。“每一次抱着希望出去,每一次又很受打击地抱着孩子回来。大夫一句话出来,我就像被判刑了一样。”

李晓涛说,那段时间她什么都不想干,天天看着孩子掉眼泪,“但还是不死心,还是想着,再尽尽力吧,所以跑了好多医院,一直带着他去看。”

看到后来,医生说“你每年来干啥嘛”。张鉴回:“不来不行啊,以后怎么给孩子交待。”

一次,李晓涛在报纸广告上看到兰州某地有卖治眼睛的药,拉着张鉴就要去。张鉴怀疑是假药,不让去,“不去她就哭着闹着不行。去了一看就是骗子,买回来吃了两次就扔了。”

对于受骗经历,李晓涛毫不讳言:“我经常上当被别人骗,因为别人一说什么药能治好你儿子的病,我马上就相信了。我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这期间,公婆极力劝说李晓涛再生一个。张鉴不想要,李晓涛“想要又不敢要”,她觉得孩子一个人孤单,但又担心再生一个会分去照顾张耀东的精力。

这种纠结持续了三四年,直到她看到周宏写的《赏识你的孩子》。这本书讲的是周弘将双耳全聋的女儿培养成留美硕士的故事。

李晓涛把书反复看了两遍。书中周弘那句“我的孩子和普通孩子一样”像电流般击中了她的心:“他能把孩子培养成那样,作为母亲,我也可以!我的孩子并不比别人差!”

李晓涛想到:“我要是再生一个孩子,对那个孩子是不公平的,他生下来就要承担照顾哥哥的责任。对张耀东来说也不公平,他的心灵会受到创伤,会觉得为什么弟弟妹妹是好的,他这么倒霉。”

从那以后,她下定决心不要二胎了,“我就把全部精力都放这一个孩子身上,培养他能够自食其力。”

张耀东不记得这些。他只记得小时候爸妈带他去看病,他问“看病做什么?”爸妈说“你眼睛不太好。”他这才反应过来:“哦,眼睛问题,我还不知道呢。”

他不怕吃药打针,但点散瞳药时会害怕得大哭。“我一哭,我妈就安慰我,我爸就把我眼睛掰开撑大。”

而在李晓涛的记忆中,儿子很懂事,看病时不哭不闹,比大人还能忍。

她记得2003年在北京住院时,同病房有个高中生,“脾气可大了,对父母态度特别恶劣”。但儿子很坚强,“他那么小,就能忍受那么大的痛苦。”

“他从来没有问我为什么他会这样,也从来没像有些孩子那样发脾气。”李晓涛说,孩子的懂事让她更揪心。

更让她难受的,是路人或怜悯或悲戚的眼光。

带孩子出去时,常有好心人问:“这孩子眼睛怎么了?”李晓涛强装笑脸:“孩子眼睛好着呢,没怎么。”

直到今天,看到这种眼光,她依然觉得很不舒服。

声音的世界

张耀东活在一个声音的世界里。

生下来6个多月后,妈妈每晚给他读童话、小人书、成语典故。爸爸喜欢看《百家讲坛》《新闻联播》,他也跟着一起看。慢慢成了习惯,《百家讲坛》几乎一期不落,《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今日关注》每天必看。

爷爷奶奶都是老干部,奶奶常把他揽怀里念报纸,爷爷给他放秦腔,讲历史书。

姥姥则和他一起看《幸运52》《开心辞典》等知识问答节目。遇上他会的题目,姥姥会乐呵呵地拨打热线,让孙子答题。

等到大一些的时候,张鉴买来收音机,从早到晚地放给他听,出门也让他随身带着。因为老在放,家里的收音机不到几个月就得换新的。

他已习惯了用耳朵去听这个世界。

ac4afdd49646c93e92d100e36ef3a777.jpg
张耀东(右)一边为病人把脉,一边写病历。

在同龄人看动画片、踢球、玩游戏时,他听书、听新闻、听广播。因为听得多,张耀东从小就比同龄孩子知道的多。李晓涛会带他参加校内外各种竞赛和活动。课堂上,他特别喜欢回答问题,答案总让老师和同学大吃一惊。出去旅游时,他不怎么看风景,而是跟在导游旁边,听导游讲人文知识。运动会上,他没法跑步,就报名扔沙包,获得了优秀奖。

这让张耀东非常自信,觉得自己就是个正常人,甚至可以做得比别人更好。

张耀东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别人用正常本子,而他用的是大字本,看书也比别人吃力。

他没有问爸妈为什么,“老天爷给的嘛,你埋怨也没用。”只是偶尔,他会低声自语:“要是视力好点就好了。”

在张耀东四岁时,张鉴从国企下岗,李晓涛在初中教物理。夫妻二人开始考虑孩子以后的出路。他们想出了三条路:翻译、音乐、中医。都是一个人就能干的行业。

张鉴托人从西安买来复读机,李晓涛买来英语磁带、儿童故事磁带等,放给孩子听。

张鉴还从旧书摊上淘来《黄帝内经》《伤寒论》等中医典籍,一句句念给儿子听,让他学着复述和背诵。记忆力惊人的耀东,初中时就已能背出《濒湖脉学》《药性歌括四百味》等中医“四小经典”。

6岁时,张耀东拥有了第一把二胡。一位40多岁的文工团老师每周三上午教他。一开始,他不想练,但“不练没有办法,老师不答应,爸妈也不答应”。他只能硬着头皮练。

“他从小到大业余时间比较忙,玩的时间少。每天要做的东西很多,没有时间啊。”李晓涛说。

快上小学时,身边不少人劝他们把孩子送到特殊教育学校。李晓涛不愿意:“他们的孩子能上正常学校,为什么我的孩子不能上?”

张鉴有些迟疑,担心孩子在正常小学会受欺凌和嘲笑。于是跑到天水市盲人学校看了下,发现这里学生少,学的东西也很局限。这坚定了他让孩子上正常小学的想法。

他发现,好多家长对他坚持送孩子上正常学校表示不理解:“这样的孩子,费那事干啥呢,划不来嘛。”他碰到过比儿子视力更好的孩子,家长直接就送他们上残疾人学校了,还问他“为啥不上呢”。

张鉴不想这样,他希望儿子和正常人一样学习成长。为此,他坚持让张耀东进天水市师范附属小学和天水市逸夫中学上学。

上学之路并不容易。张耀东看不清黑板上的板书,只能靠听。课本字太小,于是张鉴花四五千元买来电脑、扫描仪,将课本扫描放大成一号字体版。

语文阅读课本时,张耀东总是读不完。爸妈便前一天晚上念给他听,帮他提前预习。

数学几何中,辅助线、平移想象不来,李晓涛就找来盒子给他做模型,用小木棍当辅助线,让他摸着找感觉。

为避免过度用眼,初中三年,张耀东只上午上课,下午拉二胡、背医书,晚上爸妈轮流“念作业”,他口答后,爸妈代其书写。

一次语文考试中,题量太大,离考试只剩十几分钟时,他才开始写作文。他急得直冒汗,手捏着笔在格子上飞快地划,依然没有写完。

“没办法。”张耀东有些无奈,他只能逼自己快速地记东西,做题“一遍过”。他说,自己记忆力好,都是被环境逼出来的。

在他记忆中,爸妈对他并不溺爱:铅笔盒、课本掉家里了?不送,自己借。不做作业先玩?打手板。11点睡觉前作业没做完?自己解决。被同学打了?打了就打了,正常。

李晓涛记得,孩子上小学时,有一次别人打乒乓球,他在旁边看,被人不小心推到地上了。她心疼不已,却只能告诉孩子以后要注意,“虽然心里难受,但你既然把他当正常孩子对待,就得去接受。”

3ea69f62d08a391360fdb57ccbc514da.jpg
张耀东在学校模拟医院门口。

“跑”出来的中高考

张耀东知道,他的中考、高考,是爸妈“跑”出来的。

他刚上初中时,爸妈就开始考虑他上高中和大学的事,“我们就开始跑这些事,年年跑,每年一放假就把他领着去。”

2009年8月,张鉴给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写信,阐明了张耀东的情况,希望求学之路上能获得残联的帮助。

信被转送到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手中。他打来电话鼓励张耀东一家,以后的路会越走越好,有困难可以向当地残联求助。

2010年9月张耀东升入初三后,李晓涛向天水市教育局写申请报告,想为儿子争取一个参加中考的机会。由于此前当地没有先例,她不得不反复找教育局和报考学校沟通。

最终,张耀东获得了中考单设考场的机会。

考完第二天,张耀东就跟着父亲踏上了拜师学艺之路,“那时不确定中考能不能考上,就想着或许可以走音乐之路。”

两人来到西安音乐学院,敲开了二胡演奏家鲁日融家的门,说想跟他学二胡。鲁日融说:只要能来,随时免费教,但教出来之后孩子干什么?怎么解决外地上学的问题?

这一下子把张鉴问住了。

2011年11月,两人再次赴京拜访甘柏林、邓建栋、赵寒阳等二胡大师。直接在家门、楼道等,等了四五次才见到人。

此时张耀东二胡已经练到业余十级。几位大师听他拉完后称赞他是“高手”,愿意免费教,但还是那些问题:学二胡成本高,借读、住宿、生活问题怎么解决?学出来出路有多大?

他们建议把二胡当成业余爱好。

一番考量后,张鉴对儿子说:“人家这话对着呢,这一行确实不好活,咱们重心要转移。”张耀东有些失落,他知道二胡从此成了生命中的“顿号”,自己还得继续找出路。

之后两人去了北京联合大学。彼时,我国盲人要想接受高等教育,只有一条路——通过“单招单考”进入一些院校的特殊教育系学习。

张耀东参加了北京联合大学的“单考单招”,考上了按摩专业。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难道中国的盲人只能搞按摩吗?我从小到大上的都是正规学校,大学也要上正规的。我想赌一把。”

在此之前,张耀东爸妈多次写信给当地的教育部门、国家教育部,甚至去北京找教育部信访办。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先例可考,“就算参加了高考,也不会有大学录取”。

2013年4月,张耀东自己写了一封给教育部的信《我要参加高考》。信中,他说:“我是一名盲人,今天能坐在当地省级重点中学读书,是我付出几倍于常人的艰辛努力得来的结果……现在,我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从小学到高中,我和普通学生一样,上的是正常学校,我也希望和普通学生一样参加高考,在公平的起点上竞争上大学……”

但直至2014年3月28日,教育部“盲人参加高考”的通知才让这家人看到希望。他们再次向当地招办申请参加高考。

一个月后才收到回复:可以参加高考,设置单独考场,试卷为初号字,专家人工阅卷。

奔波多年,张耀东终于有了参加高考的资格。

1d1242609895ec723cc024a2dfcabe34.jpg
张耀东大学期间获得的各类奖项和荣誉证书。

“终于有着落了”

2014年6月22日,高考成绩出来,张耀东考了558分。短暂的喜悦过后,一家人开始担忧录取问题。他们打电话给南方医科大学、成都医科大学等询问情况,得到的回复是很难被录取。

一家人再次开始给甘肃省招生办写申请书和申明材料。

“没办法了,你当时啥办法都没有。”张耀东有些绝望:“如果只让高考而不录取,有什么意义?”

转折发生在一夕之间。当地一家曾报道过张耀东参加中考的媒体,将他家的情况写了出来。第二天,全国各地的媒体纷纷打来电话。

张耀东一时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人们迫切希望看到,政策给予盲人群体参加高考的权利,高校能够打破壁垒接纳这类特殊群体。

2014年7月26日晚,高考录取情况公布。

那天晚上,张耀东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查录取情况。晚上9点半时,他登录甘肃省高招办的考试信息平台,发现自己被湖北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录取了。

妈妈躺客厅沙发上问“出来没”,他不敢说,怕自己眼花看错了。

他关上电脑,重启一遍,径直点开网页,一个个按下键盘上的数字输入准考证号,生怕按错。看了第二遍,还不相信。

退出后他又进了一遍,重查,这回终于相信了,一下子高兴得说不出话。几秒钟后,他对妈妈说“出来了”。

李晓涛“嗖”地一下从沙发上弹起,说“啊,我看!”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电脑前看,“哦,真录了!”

那天晚上,她一夜睡不着觉,想着这些年的坚持和奔走,泪如雨下,“终于有着落了”。

第二天,她依然不放心,对丈夫和儿子说:“电脑上的东西不可靠,要实际的。被拒绝过太多次了,怕人家反悔。”

直到2014年8月17日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这家人才真正“心里踏实了”。

张耀东想起上学时,爸爸一天8趟地送他上学。冬天时天冷,风像刀子一样割人。爸爸骑摩托车在前面挡头风,“为我的这个事,爸把病都给落下了。没法说这些事情。”

张耀东知道,父母为他做的事太多了,他不愿想,只是说,不能对不起他们。

硬人

一岁半时,张耀东就开始学走路。他走到哪儿,母亲都拉着他。“我绝对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视线。”李晓涛说。

大学报到时,走在校园里,李晓涛习惯性地拉起儿子的胳膊。一旁的张鉴不乐意,说:“他个大小伙,你让他自己走嘛。”

李晓涛心里知道应该放手让孩子自己走,但走不了两步,又习惯性地拉着他了。

但她越来越感到,儿子正在走出她的庇护,不再什么都跟她说了。

张耀东说自己是个“硬人”,“有啥事我就自己扛,解决不了再跟他们说。”

高三时,有一次模拟考试考完,感觉特别难受、走不动路。回家后,他直接躺沙发上就睡着了。

张鉴给他量体温,40度,立马领他到医院打针吃药。回来后,他责骂张耀东“怎么不早说”,张耀东说“我想着扛一扛就过去了”。

还有一次,在路边等车时,为了躲开过往的车辆,他撞到了环保绿化带的篱笆桩子上,一下子喘不过气来,“吓死了”。回家后,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记者问他有没摔倒过?他直摇头:“没有!”张鉴却透露,有一次洗澡时发现儿子腿上有淤青,问他他才说是上楼梯时摔倒磕到的。

21年来,张耀东生活在父母用爱编织的城堡。他走不出,于是把自己隔绝成孤岛,“什么事都往肚子里咽,不跟人说”。心情不好时,唱一段秦腔,拉一段二胡,就完事了。

他也曾遇到过心仪的女生,但从没表白过。问他为什么,他说:“她把我给拒了咋办?我这人比较谨慎,没把握的事绝对不做。”

5月23日中午,张耀东与记者来到学校外的一家面馆。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菜单,看不清。于是掏出手机把菜单拍了下来。然后把照片放大,头贴着手机看菜单和价格。

买单时,他点开手机上的计算器,自己算了下吃饭的钱。跟服务员算的不一样,他咕哝了句,没说什么。

回来路上,他又算了下,发现是自己算错了。

他全程没有问人。

这个从小认为自己是正常人、只是视力差了点的男孩,极力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

1a7a6bd598fbc7d1594d46eae2543a6c.jpg
张耀东被评为湖北中医药大学的“十大校园之星”。

高中时,他加入了学生会秘书处。有同学质疑“秘书处要做会议记录,你能做到不?”张耀东心想“你们说我做不到,我偏要做给你们看,看我能不能做到。”

他和另一位同学同时记录,那位同学用明文,他用盲文,结果他记的比明文还详细。

大学刚入学时,学院为他安排了帮扶小组。一个月后,他就跟辅导员提出“撤了”,自己一个人能行。

同学麦麦提·热合曼说,班上的同学真心想帮助张耀东,但他不让帮,“独立性太强了。”

军训时,辅导员说可以不用军训,他坚持要参加,“你刚来就弄得跟别人不一样,让人咋看你呢”。教官让他在一旁休息,他也不休息,就在旁边站军姿。

眼下,张耀东正在准备明年12月的考研。他知道这又将是个很波折的事情,“等到明年,一家人又要开始写材料了,就像当年跑高考一样,再来一遍。”

张耀东并不觉得这样的生活累,“一定要有人在前面走。”

但他依然希望,未来不管是考研还是就业,盲人都能有更公平的平台。

“你能上到什么时候,我就供你到什么时候。”5月24日晚,两鬓斑白的张鉴望着儿子说。

张耀东没有说话,默默闭起了眼。

窗外,篮球场上男孩们的打球声不断传来。那是张耀东不曾触碰的另一个世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