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首位盲人高考者:“还想再考一次”

2017年05月31日 来源:南方都市报

dkga123101_b.jpg
三年前,盲人李金生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进入高考考场。

“失败无所谓,就想体验一次。”

“学法律,是想给更多的残疾人争取权利,改善残疾人的生活。”

——— 李金生

直到三年后,高考这个特殊的日子再次迫近之际,盲人李金生仿佛还能感受到当时自己坐在考场内的隐隐压力。

“都是盲文!”李金生回忆起那份全国首份高考盲文考卷时,满是遗憾。他自称自己的盲文水平不够高,无法辨别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就连复习的时候都是通过电脑,还以为考试时用的也将是电子试卷。

李金生的那次高考,两科交了白卷。但那并不是故事的结尾,事后他总结了经验,向教育部门反馈并提出建议。这些建议逐渐变为现实,并惠及后来的盲人考生。

直至今日,李金生还完好保存着当时的准考证。“这是我的准考证,也是后来者的通行证。”李金生对南都记者说。

失明

“伤心过,也就没什么了”

今年49岁的李金生并非天生失明。

他是河南确山县人,父母都是农民。6岁那年,他被树枝绊倒,枝条扎入右眼,从此他一只眼睛失明。

高三那年,由于视力问题,加上家庭拮据,他放弃了高考。高中毕业后,李金生自学中医,在家乡开了一家小诊所。

对李金生来说,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发生在1994年。由于左眼本身近视,加上在农村劳作没有注意,李金生最终左眼被查明视网膜脱离,从此两眼失明。

“这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多年以后,李金生忆起他的世界被黑暗完全淹没的那一天,强调自己与平常人并无不同,“诊所还是照样开,伤心过,也就没什么了。”

萌动

花15个月来争取自考机会

李金生是2000年开始萌生考大学的想法的。在参加高考前,他原先想通过自考上大学。

有一天,李金生在姐姐家门口碰到路人问路,对方自称要参加自考。“还有这种方法上大学?”李金生和对方打听了一下情况,接着自己也动心了。

他想考中医学专业。一来他自学中医已久,二来,虽然他开了诊所,但没有医师资格证。

让李金生没想到的是,在平常人眼里一次普通的考试机会,他却用了整整15个月来争取。

2001年3月6日,李金生来到驻马店市自考办申请考试,被告知河南没有盲人参加自考的先例。而根据2008年修订的《残疾人保障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国家举办的各类升学考试、职业资格考试和任职考试,有盲人参加的,应当为盲人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

当天下午,李金生就坐上了去郑州的火车。在好几个部门,李金生都得到了类似的答复。

李金生不甘心。“我就是要考个学历。”

之后,他在多地奔走。为了省下住宿费,夏天他带上扇子和水,冬天则带着被子和馒头。

李金生的坚持得到了回报。2002年,李金生被批准参加高等教育自助考试,成为了河南第一位参加自考的盲人,他报的科目是中医学。

接下来的几年,李金生一边在驻马店市开盲人按摩店维生,一边开始自考之路。三年时间,李金生修完了四门课程。

时间来到2005年,他报考的中医专业从自考专业目录里被叫停,李金生的自考求学路就这样戛然而止。

执念

“失败无所谓,就想体验一次”

李金生还是想求学,“失败无所谓,就想体验一次。”

2013年,李金生决定参加高考。这一次,他想考 法 学 专 业 。“学 法 律 ,是想给更多的残疾人争取权利,改善残疾人的生活。”

2013年12月10日,李金生来到确山县教育局报名高考,没有成功。对方告诉他,“目前高考还没有过一张盲文考卷。”

第二天他又来一趟,还是被拒绝。

李金生认为,如果盲人无法参加高考,将失去很多改变自身的机会。“提到盲人,大家只想到按摩这个出路,实际上如果盲人有更多的选择,就可以选择更好的出路。”

几天后,教育部、驻马店和确山县教育局派人到他家了解情况。

高考报名截止时间是12月18日。这天下午,李金生接到教育局电话,电话里,对方劝说他同时报名针对招残疾人学生的“单招单考”以及普通高考。考虑到单招单考仅限少数几个专业,且考试时间在高考之前,李金生直接拒绝,“我想参加普通高考。”

半个小时后,李金生被告知,“可以”。

2014年3月底,教育部在年度招生工作文件中首次提出要为盲人考生参加考试提供便利。此前,全国高等教育一直采取为残疾人单招单考的模式,有三所高校专门面向残疾人招生。

就这样,李金生成了中国第一位参考高考的盲人考生。

抱憾

“如果是电子试卷,我不会交白卷”

2014年6月,李金生在近十位盲人朋友以及确山县残联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考场。门口有人拉起横幅,上面写着———“热烈庆祝盲人李金生参加高考”。

李金生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个嘛,考不好心里不好受。”

临考前一天,他才被告知,考卷用的是盲文试卷,而非电子试卷。李金生是半路失明,盲文水平并不好。“盲文我都是自学的,水平很烂,更别说用来答题。”李金生有些忐忑。

第一科是语文。

谁也没想到,李金生一道题也没答出来。由于对阿拉伯数字不熟悉,他在“注意事项”上就花了接近大部分的时间,“很多人后来说我没必要在这里花时间,但我第一次考,肯定要摸清楚。”李金生说,摸完注意事项,只读完第一道选择题一句话,考试就结束了。

第二科是数学。

李金生依然交了白卷。“我复习数学都是在电脑上,谁会用盲文摸读出方程式?”一天考试下来,李金生备受压力。

次日的考试李金生全力以赴。“文综都是靠实力作答。”最终他的文综拿了50分。然而,在英语考试中,他依然无法摸读盲文英文字母,“最后都是瞎猜。”

英语这科,他只拿了8分。

李金生认为自己考试失利有两个原因:一是自己的知识水平不够,但更多是因为没有电子试卷,自己不熟悉盲文,摸起来太慢。李金生在报考前申请的是电子试卷,但相关部门答复电子试卷还不是很成熟,所以给他提供的是盲文试卷。

“如果是电子试卷,我不会交白卷,怎么也能答上几道题”。

鼓舞

当年的建议慢慢成为现实

查到高考成绩后,李金生特地给教育部和教育部考试中心写了一封长信。信里表达了对教育部依法准许盲人参加高考的感谢,另外还附上了向教育部门反馈考试过程中的问题和建议,比如尽快落实电子试卷,允许盲人自带盲文手写板、盲文笔等。

2015年,教育部发布文件,详细规定参加高考的残障考生申请合理便利措施的内容及程序。这一年,全国盲人首次大范围参加普通高考,有8个省份为盲生提供了盲文试卷。

李金生当年提出的建议正慢慢成为现实。

今年4月28日,教育部、中国残联联合印发《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其中就包括“允许视力残疾考生携带答题所需的盲文笔、盲文手写板……等辅助器具或设备”。

如今的李金生,每年都会关注盲人参加高考的新闻。他还记得高考结束时,监考老师的一句话——— “你做得很好,一人敢为天下先。”

“我觉得很受鼓舞。”李金生说,等盲人高考电子试卷出来后,他还想再考一次。

“想活好就必须拼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