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曹军 比尔·盖茨对我说:“你的事业很伟大”

2015年12月17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

曹军用手指灵活地操作着手机。下拉左旋,手机返回了首页界面。电量、WiFi强度、信号强度、未读信息……一个女声以超出正常语速多倍的速度重复着这些内容。曹军不断降低着语音读速,以适应我的听力。

他的左手边,还有一只诺基亚老款手机不断地发出高速短信读屏的声音。那是第一款设计软件的样机,是塞班系统。

2009年,盲人曹军开始创业,在智能手机上开发盲人可用的读屏软件,解决盲人使用智能终端的难题。至今,曹军坚持着,努力让盲人能更好地融入明眼人的世界,极力缩小盲人与明眼人之间的差距。他说他自己虽然眼盲,但是心不盲。

21bt1_b.jpg

小时候,最让他心慌的就是那句“且听下回分解”

小时候,曹军有一台大牡丹收音机。他每天常做的事情就是抱着收音机,一个节目接着一个节目地听,甚至把电台里的节目背诵下来。

因为眼盲,曹军并没有上过幼儿园,他每天脖子上挂着钥匙,实在无聊便走到大杂院的门口,听听车来车往的声音。

5岁到9岁,曹军养过7只猫。“我的童年是苦闷的,只能靠耳朵来感受这个世界,然而能接收到的信息实在是少得可怜。”

他常因读故事的问题和姐姐争吵。因为太想听故事了,曹军便磨着姐姐给他读小说。就算姐姐每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给他读故事,读得口干舌燥,对于一个渴望了解世界的孩子来说,还是远远不够。

上盲校了,曹军有了一群和自己一样的玩伴。男孩子的天性就爱调皮捣蛋,他跟同龄的男孩一样,下了课就迎着阳光往操场跑,爱疯爱闹。但始终他还是少了一双普通孩子洞察世界的眼睛。

上学的时候,为了解决教材问题曹军费了不少劲。对明眼人来说,听和看是不一样的。但是对曹军来说,听和摸也是不一样的。

“你摸的那种手里的感觉还能印在脑子里,听的感觉就在耳边总觉得特别飘的那种感觉。所以那个时候磁带都听烂了,录音机在几年之内换了七台,那时候觉得上个学怎么那么费劲。”曹军看似很轻松地说出了这句话,手里厚厚的茧子还是无意中透露了他的无奈。

曹军是1974年生人。在他童年和少年时代,为盲人服务的配套设施都是很少的,更没有专门为残障人士的精神世界服务的项目。曹军的苦闷、失落,也是所有盲人共同的情绪。收音机里的声音成为他学习和娱乐的主要工具,或许也是全部。

他怀揣着对外界的渴望,一遍又一遍地打开了他的大牡丹录音机。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家中听评书,单田芳的“水泊梁山”,袁阔成的“三国演义”,很多评书内容他都熟记于心。在那么多让他好奇的声音里,最让他心慌的应该就是那句“且听下回分解”了。

21bt3_b.jpg

“别纠结了,就这一条路,爱选不选”

曹军生在70年代,长在80年代,毕业于90年代。在当时,盲人要想发展,就得学按摩。很多人劝他:“别纠结了,就这一条路,爱选不选。”

曹军在按摩学校三年的学习中,少不了一些超乎寻常的训练,比如说,徒手摸制成标本的人体,为了深入了解人体构造和锻炼手感,他们经常不戴手套去触摸真正的神经、肌肉和内脏。

曹军因此对食堂的包子难以下咽,晚上也经常无法安眠。几年的锻炼之后,他从一个什么也不会的盲人小孩,变成了可以为患者减除病痛的按摩技师。

然而生活并未展现它美好的一面。曹军是盲人的事实,让他在找工作过程中遇到很多难题。只凭一身技术也无法解决他的问题。

在他的工作即将踏入正轨的时候,他上下班的安全和每天的餐饮成了一个大难题。医院里的同事说,“救急不救穷,我们帮你,一次两次行,但你这每天都需要帮忙我可没那时间。”因为这一原因,他求职屡屡碰壁。

1995年,曹军决定自己开按摩店。开店资本是父母的积蓄,15000元钱。曹军的第一家店开在了机场辅路的马路边,租金每个月1200元。

曹军穿着白大褂一本正经地坐在店里,但当时按摩的普及率不高,并没有客源。

“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曹军说。他恳求邻居大爷帮他写了一张“免费按摩两周”的纸,贴在了墙上。在这免费按摩的两周里,他揉了400多人。曹军回忆,他没有因为免费而敷衍,因为他看不见,每个客人对于他来说都一样,并不存在差别待遇。

活动结束,他留下了17名客人。靠这17名客人,曹军在半年内回本并盈利。到了2008年,曹军的按摩店已经开了8家,并且有很多外国客人光顾他的按摩店。

生意越做越大,人员管理始终是他无法解决的心病。收入金额模糊,账目不清。曹军虽然是老板,但也是盲人。他甚至连具体的利润到底有多少都不清楚。

“后来这个问题还是得想办法去解决,可是说实话我们又没有这个能力,那段时间也确实挺自暴自弃的,干脆跟大家打打牌,消磨消磨时间,我觉得有时候你想不出来的事就别死乞白赖地想了,费脑子,越想越想不出,这坎儿就过不去了。”曹军说,这件事让他意识到盲人和明眼人生活上的差距。

身为创业老板,他被18名程序员面试

生意做得日益红火,曹军却因为无法看来电提示和短信,错过了很多客户。电脑和手机开始普及,但包括曹军在内的很多盲人,短信还要麻烦别人帮忙阅读。曹军有个盲人朋友和一个明眼人姑娘谈恋爱,姑娘发来短信,朋友却不得不请求母亲代为阅读。一些盲人朋友逗趣说,很多人通过网络谈恋爱,我们什么时候也能用QQ聊天,寻找自己的幸福?

想解决自己和身边人的问题,让曹军有了开科技公司的念头。他想开发阅读短信阅读文字的软件。

“以前做按摩,是一种被逼无奈的选择,是为了生存,现在做的是事业。”曹军说。

曹军最喜欢听《项羽》这首歌,觉得要创业,就要拿出破釜沉舟的劲儿来。起初,曹军的想法是不被支持的。大家觉得一个盲人好不容易做出点成就,为了虚无的理想放弃现在的生活,很不值得。但曹军还是说服了父母和爱人,最终关闭了所有按摩店,准备开公司,做服务盲人的软件。

曹军回忆,2008年,盲人才开始上网。在那一年,国家出资,实现了一些政府网站的电脑读屏功能。然而,在那时,想开发手机读屏软件,是闻所未闻的。

曹军第一步要做的,是招聘程序员。来应聘的程序员很难切身体会到盲人的难处,他们大部分人都以“没前途”或“对该领域不熟悉”两个理由拒绝了曹军。

直到面试到了第18位程序员。在搜狐公司楼下的星巴克,并不能给对方承诺太多金钱的曹军决定以情动人,说服他。“你做其他普通的软件没人会记得你,但我们这是为盲人做贡献,所有盲人都会记得并且感谢你。”曹军请他一起来改变盲人的生活。就这样,曹军说服了那位程序员。

曹军的积蓄随着时间慢慢消耗殆尽,他决定卖房筹钱,让公司继续运营。

曹军的妻子至今还有些“埋怨”:“2008年的时候我们就卖房,卖了100多万,留到现在得卖400多万了,我老公这几年还没挣300万呢。”嘴上这么说,她也一直用行动支持着曹军。

盲人员工们忙着写策划,完善方案。程序员忙着执行,做软件。全公司的人用了整整3个月,终于开发出了最简单的读屏软件,让当时的诺基亚手机可以进行语音提示。程序员拿着手机让曹军摸一摸,他一摁,有语音提示的功能表、名片、短信、通讯记录等。曹军说, “读屏的声音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为了解决创业难题,他把马化腾、李彦宏等大佬全找了一遍

曹军想让盲人朋友也能用上QQ,这一次的问题却不好解决。QQ的源代码是经过腾讯公司加密的,第三方并没有权利提取,更别说把它输入到读屏软件里了。

曹军没有任何资源,他想到一个笨办法,就是打电话给客服寻求帮助。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巧合之下,他从一个朋友那儿得到马化腾的邮箱,于是写了一封长信,信里包括了他的自我介绍、他的想法和打算,希望腾讯公司能提供帮助。

没想到,三天后,曹军就得到马化腾的回信“尽快解决”,并接到了来自深圳腾讯公司的电话。曹军的公司得到了腾讯整个技术运营部的支持,在一个月之内解决了难题,盲人使用QQ就此没有了障碍。

解决了聊天软件的开发问题,还要有针对盲人的输入法。曹军由爱人搀扶着一趟趟跑到百度总部,表达与百度合作的意向,但没有人敢答应他的要求。曹军苦笑着说:“我相信耐心可以打动他们,一次又一次上门,我现在闭着眼睛都能摸得着百度的门。”

最后,曹军如法炮制,要到了百度CEO李彦宏的邮箱。他在邮件中表达了盲人对输入法的急切需求,李彦宏也很快回信,表示愿意帮助曹军,并安排百度公益相关负责人与曹军对接。在签订了保密协议之后,百度也将源代码提供给了曹军,输入法也很快被开发出来。

“北,北方的北;杯,杯子的杯。”曹军演示着如何用语音选择输入的汉字。盲人输入法需要专门的解释库,曹军和四五个盲人一起,翻找字典,写了3个月,才完成了7000个常用字的字库。

曹军设计开发的很多软件都是从自身的不便和困扰出发。曹军上学的时候,最怕坐公交车坐过站。为此,他想到了手机自动报站系统。又比如读钞软件,曹军因为看不见,很难辨认钞票。以前出门,就算把不同面值的钞票放在不同的兜里,找钱仍然麻烦。读钞软件却可以读取不同面值的新旧不一的钞票,甚至只要扫描钞票的局部就可以正确报出面值。

手机系统更新换代,为了解决安卓手机无按键的问题,他曾用高薪聘请一个产品经理。但是在开发过程中发现,明眼设计师的产品用起来还是有点别扭,索性他心一横身兼开发经理,从盲人用户体验出发,通过横竖组合设置新的手势,来代替键盘操作,得到很好的反馈。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智能终端软件不断更新。曹军能做的就是跟在后边追赶,这多少掺杂着一丝无奈。明眼人用微信支付功能,只要把钱数输入指定的数字框里便可以,但是盲人看不到。因此,曹军的团队在设计时就要把输入框也读出来。但是软件经常更新,有时,更新的版本没有设计成可读取的标识,便转化不成语音识别,曹军的团队就只能针对这个版本再次修改。

“用户们有时候会很焦急地说,我的钱都放在支付宝里,更新了以后使用不了,我该怎么办啊 !”曹军说,他们反复和这些公司沟通,“总得求爷爷告奶奶”。有时候,不同的版本由不同的人负责设计,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信息无障碍”的意识。

信息无障碍指无论是健全人还是残疾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平等、方便、无障碍地获取信息、使用信息。发达国家自20世纪90年代起就开始关注信息无障碍,而我国则在2004年才将这一概念推广。

我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而移动互联网无障碍标准依然缺乏。验证码、漂浮窗、图片注释、用户交互等问题是困扰视障用户的主要方面,也是进行无障碍改造的难点。

比尔·盖茨对他说:“你的事业很伟大,但是你(的企业)要活下去”

曹军也和比尔·盖茨接触过。2014年,曹军的公司被选入微软加速器进行孵化培训,在比尔·盖茨来到中国时,他和入选的几家公司,一起向盖茨介绍项目。

每个人的演示时间为2分钟。比尔·盖茨走到曹军面前,曹军为他演示了盲人如何用触屏手机浏览网页、玩微信、打字等内容。2分钟过去了,比尔·盖茨并没有离开,而是通过翻译示意曹军继续演示。

5分钟后,比尔·盖茨对他说,“你的事业很伟大,但你(的公司)要好好活下去。”

曹军说,比尔·盖茨一语中的,看得很透。曹军开发的软件,针对的是盲人群体。毕竟人数有限,盲人的收入也不高。曹军不只认识马化腾、李彦宏,像徐小平、俞敏洪等大佬,他都通过各种场合结识过。有时做创业类节目,在现场,大佬们很赞赏曹军的事业和梦想,下了节目,却实话实说,认为曹军的企业盈利太低。曹军更希望自己的产品能通过政府和公益组织采购,免费给视障人士使用。

曹军的理想,是盲人与明眼人能够无障碍沟通交流。以前针对盲人的设计都是“特殊化”,而曹军想打破这种特殊,实现平等交流。

曹军觉得,移动互联网使社交渠道和获取信息的渠道增多,盲人的生活方式也应该因此而改变。“我听说哥们用软件,能炒股了,能玩微信了,能叫外卖了,甚至能二次创业了,我这心里比他们还高兴。”

曹军公司的墙上贴着“盲人梦工厂”的字样,地上铺着盲道,新入职的盲人职工会在明眼人同事的带领下熟悉环境,这是曹军一直所期望的平等共处。

如今,他公司的40名员工,有一半以上是盲人,盲人职工在家里做客服等业务,并不需要到单位来上班。尽管雇用盲人的成本高,效率低,但曹军更明白让盲人融入社会的意义。

虽说创业艰辛,但曹军有时还会开解朋友。他对明眼的朋友说,“对于你们来说,那些困难都不叫事儿,闭上眼睛,琢磨琢磨就行了。”(本报记者 杨洋)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